央广网北京1月19日消息(总台央广记者管昕)临近春节,正值“迎峰度冬”关键期,能源保供是东北三省的民生大事。位于内蒙古呼伦贝尔的国家能源集团雁宝能源宝日希勒露天煤矿承担着东北三省煤炭保供的任务,而冬季又是东北的用煤旺季,在零下三十多度的极寒天气里,即使条件再艰苦,各班组四班三倒的不间断作业也不能停。

宝日希勒露天煤矿储煤仓(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

宝日希勒露天煤矿坐落在美丽辽阔的呼伦贝尔草原深处,是全国单矿生产能力最大的露天煤矿之一,年产3500万吨煤矿,其中80%的产量通过国铁滨洲线外运东北。

 

1月15日,宝日希勒露天煤矿,零下32度。

在南北宽1.5公里的矿坑作业面,近10台矿用电铲,50多辆运输卡车,正在作业煤层昼夜采挖、运输原煤。

宝日希勒露天煤矿矿坑作业面(雁宝能源供图)

上午9点多,办公楼里的综合调度指挥中心,对讲系统响个不停。

在当天的调度值班日志上,钩机运行情况、破碎机运行情况,都在电脑上记录得一清二楚。值班调度员说:“哪个运输卡车去哪个电铲装车,电铲有故障了告诉我们,我们再联系急救公司。”

综合调度指挥中心(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

调度指挥中心的远程监控大屏幕上,一辆黄色的矿用电铲车和一辆白色的运输卡车,正在联合作业。仅从监控屏幕上看,感受不到它们的“威力”。

普通人很少有机会近距离看到它们,单凭想象无法体会那种视觉冲击。这可不是一般的铲车和卡车,高度十多米,自重千余吨,就像一座移动城堡般的庞然大物,灵活地行驶在沟壑纵横的露天煤矿作业面。电铲一铲子下去,就能挖出35立方米的原煤。

电铲正在采煤作业(总台央广网记者管昕 摄)

电铲司机这个工种,在矿上属于最艰苦的一线岗位,一个班8小时,四班倒,一个班是备岗。我跟着电铲司机郭建武,先走爬梯,再过平台,进了驾驶室。驾驶室里有暖风系统,比室外暖和不少。

郭建武说:“整个露天矿的产量,就跟我们有直接关系,我们采出来的煤炭越多,产量就越高。跟其他的段也有关系,这是一个集体,就跟踢足球似的。几个段共同努力,才能把整个露天矿产量提升,所以说我们装煤是第一环节。”

郭建武端坐在电铲驾驶室的操作椅上,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的透视窗,左手和右手放在操作杆上,提、拉、回转,每一个动作都要把握好分寸。

郭建武介绍:“两个手你得配到一块去,有的时候配合(得)快,慢的话就直接影响铲的平稳性。你像老司机比较熟练了,一层上去以后,从根一直到顶,直接就满了。新手操作不好,他扎到货(煤)里边以后提不上去了,给闷住了,这样就慢了,特别是在条件比较恶劣的情况下,越能看出来操作的手法。”

坐在电铲车上,剧烈的晃动感不断出现,这与电铲作业面有很大关系。郭建武说,如果作业面条件较好,一辆电铲5铲煤用时5分钟以内,就能装满一辆运输卡车。

郭建武介绍:“工作面如果你要爆破了,它爆破质量好,你好挖,装车速度就快,刚你们去的那个356(号)电铲,他们的工作条件不好,没放炮,大块多,放下来以后还得怼块,把块给怼成符合标准力度才能装车。其二就是破碎能力,破碎速度快,你这一个班产量也能高。”

这里的纬度达到49.2°,和我国最接近北极圈的漠河差4个纬度。矿区的艰苦难以想象,首要面对的就是冷,太冷——1月份夜间最低气温会逼近零下50摄氏度。对电铲司机来说,刚从煤层里冒出来的原煤,因寒冷生发出来的热气,就像蒙上了一层雾,直接影响挖煤速度,进而影响装车速度。

电铲正将热气腾腾的煤炭倒入矿用运输卡车(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

郭建武说:“特别是到后半夜的时候,这热气非常大。有的时候就连工作面都看得不太清楚了,我们下面就有一个吹风机,就把热气给它吹开,看着我的工作面了再去挖货。如果要赶到白天,工作面冲南干的话就晃眼睛,挖货你也看不太清楚,装车的时候也看不清楚。”

一辆电铲,一个班标配是两个司机。当主驾驶操作时,副驾驶需要适时在室外移挪电缆,确保铲车不断采挖前进。

电铲司机正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室外温度下移挪电缆(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

郭建武说:“操作电缆车得到下面去操作,因为能看到有什么异常,能第一时间发现,一摁按钮,它后面就有个大卷筒,就把电缆自然而然给卷上了,就不用你人力去盘了。以前工作面窄的话,一个班走老远了,一盘电缆盘好几百米,两个人还真费劲,咱们电缆一到冬天它就发硬了,本来就粗,它硬的话老费劲了。”

与电铲联合作业的是一辆220T级矿用自卸卡车,这辆“巨型车轮”比两个一米八的大高个还要高,它主要往返装载区和卸载区,配合电铲转移物料。

卡车司机包长明满载着一卡车煤,穿过矿坑,前往破碎机站卸煤,然后再回到作业面,一个班下来,来回跑十多趟。电铲和卡车只有配合默契,才能提高效率。

包长明说:“他(电铲司机)吊勺以后,我们挑头对位,按照他引导那个方向,我往里倒车,鸣笛以后就是正式通知我们可以倒车了,我们也要看好倒车镜,周围有没有大块电缆,反光标志在不在我们倒车的范围内,如果说周围都安全了,没有其他设备,我们就可以正常倒车了。”

运输过程中,还有一些视线盲区。

包长明说:“我们都得保持车距,你看那个车现在白天还好一点,等到晚上的时候,整个坡道拉五六十米,(甚至)七八十米长的白烟。你要不睡好了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电铲司机和卡车司机,只是保供一线最前端的岗位。从采煤、运煤、破碎再到储煤、装煤外运,每个环节都必须高效配合,不卡壳,才不会影响东北能源保供的节奏。

矿长于海旭说: “整个生产系统联动,把检修的时间集中,设备和人员的保暖都要去做。(不能)前方电铲挖着,这边破碎(机)坏了,咋出煤啊!每个环节都不能卡壳,生产才是正常的。”

技术人员通过自动装车系统将煤炭倒入铁运车皮外地外运(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

运输卡车要把“新鲜出炉”的原煤拉进破碎机站,经过简单破碎后,再通过运输皮带进入自动装车系统。如果碰到没能完全破碎的大块煤卡住皮带设备,煤炭的外运效率还是提不上去。去年,矿上通过技术研发,突破了这一制约皮带运输效率的瓶颈。

“把3073打到一号站。”

“收到了。”

接下来就到了煤炭外运环节。在储运中心操控室,我见到了皮带运煤、自动装卸的全过程。储运中心经理韩宝虎介绍:“装车站彻底实现了无人装车,现在正在做智能程序的开发,今年(2023年)年底由现在两人(监督)装车,就由一人监督装车,全都自动装车的。自动装车的时候,只需要一位装车员在这坐着看着就可以了,根本就不用(人工)装车去。”

采煤不见煤、煤从天上走。现代化的露天煤矿,早已不是人们印象中的样子。除了采矿作业区,到处是往返于储煤仓和装卸区的空中廊道,这样一来,矿区的环境大大改善。

韩宝虎说:“这里全都是皮带,煤全都从这些交错的廊道里运输出来,中间是通过这些储煤仓连接起来的。除了在露天采矿区能见到煤外,其他地方见不到煤,一个是环保,二是体现出自动化。”

运输卡车无人驾驶,电铲远程操控,或将在未来普遍应用于采煤一线。于海旭说,智能化发展会让露天煤矿更安全、更高效。

“第一步要实现卡车无人驾驶,下一步要搞电铲远程操作,开电铲的人不下去了,在地面上像操控小孩玩具一样来操控它。”于海旭说。

2022年,宝日希勒露天煤矿生产完成2740万吨煤炭,超计划140万吨。目前全矿每天力争采煤量达10万吨,外运近20列满载原煤的车皮,才能满足东北能源保供的需求。

满载煤炭的数十节车皮通过国铁滨洲线外运东北(雁宝能源供图)

接近下午5点,几十节铁皮火车满载着热气腾腾的原煤,从宝日希勒露天煤矿鸣笛出发,驶向东北,温暖千家万户……

编辑:曹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