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7月4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报道,江水到达不了的地方,抬儿调可以到达。抬儿调到达不了的地方,二环路可以到达……从重庆市中心出发一路向渝东北方向,大约200公里,就到了重庆的梁平区,得益于区里新修的“二环路”,我们毫不费力地就来了此行的目的地“蟠龙镇扈槽村”。

蜿蜒盘旋的二环路连接起了重庆梁平区的各个乡镇

 

扈槽村保留下来的传统夯土民居依山而建,错落有致

蟠龙镇副镇长刘民兰介绍,扈槽村现有700多户居民,目前传统夯土建筑保存了80余栋,主要分布在唐家坡和窄垭口,特别是唐家坡,九成以上民居都是原始风貌,依山而建,错落有致。扈槽村的传统夯土民居,屋顶采用双坡木结构,覆盖青瓦,布局有一字型、L型、三合院等多种形式。

村子里对传统夯土墙进行了外墙的简易保护,看起来干净利落

今年75岁的曹刚安,是一名老“土匠”,他的工龄可以追溯到1天1块工钱的上世纪70年代。十几年间,“土匠”师傅曹刚安的工价从1块涨到了2块2,扈槽村的房子也从夯土变成了砖头。

“土匠”曹刚安在介绍夯土技艺,一层层的土就是匠人站在上面一层层夯起来的

年近80岁的宾相国是“土匠”曹刚安的搭档,他作为一名“石匠”,在盖“夯土房”的过程中负责抬条状的青石,用作房子的地基。在本世纪初,他把家里的“夯土房”改建成了“砖房”。他的家附近是村子里的示范点,土路硬化成了石板路,路边栽满了鲜花,旁边还有凉亭。

如今从宾相国自豪的介绍中,让人实在很难想到,昔日的扈槽村,交通不便,村民衣食难保。这里曾有首民谣唱道:养女莫嫁扈家槽,一碗米掺八瓜瓢。“土匠”曹刚安说,不少人推掉“夯土”改建砖房,在当时,也是生活水平提高的表现。

“石匠”宾相国说这个夯土房因为没人居住就破败了,他身后的砖房是现在村子里的主流民居

夯土房之所在那个年代流行,据匠人们回忆,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没有路。而夯土墙的材料主要就是泥巴,背靠大山,可以就地取材。房顶的瓦也能自家烧制,总体来讲成本很低。抬重物的过程中,师傅们会哼唱抬儿调来保持步调一致。

在缺少路也缺乏出路的年代,买东西靠抬,卖东西靠抬,甚至连看病也是抬。十多公里的路一来一去要几个小时,不少病人被抬了出去,就没能再回来。

上世纪九十年代,村里修了条土路,不少年轻人外出务工,不少村民也搬到了县城。交通不便,让扈槽的人老了,房子老了,村子也老了。

至今仍居住在夯土民居里的两位老人,他们的房子已经有50多年了,仍然坚固安全

终于,始建于明末清初的扈槽村在2014年迎来了他们的“二环路”。如果说“二环路”是链接梁平各个乡镇的“动脉”,那么扈槽村新增的水泥路就可以看作是一根根 “毛细血管”,深入各个村小组,触达每一家农户。

2016年修建好的“二环路”让扈槽村不再默默无闻

本地的村民们走出去,四周的游客、老板们引进来。路的开通,给扈槽村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村里配套了公厕、夯土四合院新修了停车场……扈槽村村委会副主任杨仁堂说,村里的经济仿佛一下提前发展了10年。

打通一条路,激活一片景,附近地区乃至外省市的游客都纷纷慕名而来。2016年,在北京大公司担任高管的朱丽娟回乡探亲,一眼看中了这里的商机,“我看到这条路修好了,每天有那么大的客流量,交通警察得维护秩序,每天都要来,不然的话水泄不通。老百姓也都把自己的水果有什么都摆出来都能卖,烧烤什么的,火得要死。”

路通之后,游客们纷至沓来,欣赏这里的好山好水好风光

为了圆心中的“田园梦”,2018年,朱丽娟辞职回到扈槽村,成为返乡创业的“新农人”。她租赁村民闲置的夯土民居,在保持原有整体风貌的情况下把房子改造成了农家乐,取名“唐家坡印象”;同时流转了300多亩闲置地,分别引种了西梅、杨梅等10多种水果以及各种蔬菜。破旧的“夯土房”焕发出新生机。

回归家乡的朱丽娟已经完全融入这里

现在,“唐家坡印象”成了扈槽村乡村旅游的一张名片,不但盘活了当地闲置的农房和土地,吸引游客进了乡村,还将带动大山里的农产品卖到大城市。

朱丽娟的民宿“唐家坡印象”修旧如旧,门口的土地被她流转用作果园

绿树婆娑,涧溪灵动;古色古香,返璞归真……松涛林海笼罩之下,“诗与远方”仿佛触手可及。盘活闲置房屋改造民宿,不仅留住了乡村原始风貌,也让这片土地承载了浓浓的乡情与乡愁。梁平区蟠龙镇副镇长刘民兰说,她们制定了新的民居保护规划,希望能够留住一些乡愁,“我们镇制订《扈槽村唐家坡保护发展规划》,对建筑和景观进行专项设计,并制定‘一户一策’保护措施,进一步加强传统村落保护利用工作,也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留住一些乡愁。”

夏天不少周边的游客通过二环路自驾来到扈槽村露营,村子为他们拉来水电网,修建了公厕,提供充分的“休闲基础设施”

“抬儿调”,正铿锵。现在,“村”是“中国美丽休闲乡村”,“路”是“全国美丽乡村路”。土墙、土瓦、土房,一个夯土民居沉淀的传统村落,原本等待它的命运可能是深藏大山,在漫长的时光里悄无声息地湮没。但城乡之间的“二环路”,使这一文化符号得以保留,让我们能够触摸到一方水土的真实面貌,领略到一方人的精神特质。

监制丨高岩 刘钦

编审丨樊新征 栾红

策划丨孙鲁晋

记者丨常亚飞 伍黎明 詹盛

音频制作丨周天纵

图片丨常亚飞

新媒体编辑丨李瑞

鸣谢丨中共重庆市梁平区委宣传部

编辑:裴悦婷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