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6月5日消息(总台记者孙莹)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报道,最高人民法院今天(5日)下午发布5个依法惩治组织考试作弊等犯罪典型案例,以进一步明确裁判标准,维护公平竞争、诚实守信的考试环境。

法院对具有在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研究生招生考试、公务员录用考试等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监考老师、教培人员等组织作弊,违法所得数额巨大等情节的,特别是对组织考试作弊的始作俑者、考前窃题的“内鬼”、多次组织作弊的累犯惯犯等坚决依法从严惩处,进行全链条依法惩治。

 

监考老师组织作弊被追究刑责

最高法发布的典型案例中,湖北省监利市某中学教师陈某,是2020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的监考人员。当年年初,陈某先后邀约谢某、李某军和熊某共同组织2020年高考考试作弊。

最高法刑一庭三级法官助理朱蕾翰介绍,谢某联系在读大学生叶某、李某雨、刘某为作弊传递消息、试题答案等。陈某负责统筹安排,联系考生及家长、收取费用、承担开支、提供试题等,经与多名考生家长联系,共收取33.8万元。

2020年7月3日至4日,陈某、谢某安排叶某、李某雨、刘某提前入住考场附近酒店。5日,陈某购置执法仪、迷你相机等作弊工具,经调试效果不佳遂放弃使用。6日,李某军持陈某交给其的准考证、监考证到复印店制作假准考证、假监考证。当日,陈某、谢某等人到监利市某高中查看考试环境,后陈某等人与部分考生及家长商谈作弊细节。

朱蕾翰进一步介绍,陈某与吴某强协商,承诺给吴某强的儿子提供高考试题答案。吴某强是考场广播员,同意利用身份便利,协助将作弊人员带进考场。7日早上7点左右,吴某强驾车将叶某、李某雨、刘某带进考场。11点左右,叶某假冒巡考工作人员被学校老师发现并移送公安机关。

叶某被抓后,陈某等人立即实施第二套方案,由陈某负责拍摄试卷,谢某、李某雨、刘某在酒店答题,由谢某将答案传递给事前躲藏在考场内的熊某,并让熊某给监考老师送红包。当天下午2点左右,陈某在监利市某中学以监考员身份领取到2020年全国高考理科数学试卷后,在试卷启用前用手机拍摄试题并通过微信发送给谢某等人,谢某等人在酒店房间答题时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陈某、李某军先后自动投案。

最高法刑一庭二级高级法官崔祥莲表示,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某以窃取方法非法获取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的试题,行为已构成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被告人陈某、谢某、李某军在全国高考中组织作弊,情节严重,已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陈某身为考试工作人员组织作弊,违法所得在30万元以上,应从重处罚。

2021年2月4日,法院以组织考试作弊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判处被告人陈某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其他参与人员也被追究了相应的刑事责任。

最高法刑一庭副庭长孟伟指出,此案是一起考试工作人员利用监考的工作便利组织在全国高考中作弊的典型案例。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是国家最重要的人才选拔培养渠道之一,关系学生前途、教育公平和国家未来。在全国高考中组织作弊是对考试公平、社会诚信的严重挑战,应依法严惩。被告人陈某身为学校老师、监考人员,组织在全国高考中作弊,情节严重,应当依法严惩。

孟伟提醒广大考生,要凭自己的真才实学迎接好人生的第一场“大考”,提醒家长切莫误入歧途害了子女一生。

教培机构负责人组织考生作弊被查获

在另一起典型案例中,重庆某教育信息咨询服务公司法定代表人宋某文,长期从事成人学历提升教育培训工作。2022年8月与他人共谋在2023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中组织考生作弊,并约定收取每名考生数万元作弊费用,组织作弊期间,直接或通过中介人员收取作弊考生费用97万多元。案发当天,公安机关查获作弊工具350多台,查获作弊考生24人。

崔祥莲介绍,今年2月2日,法院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判处被告人宋某文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判处赖某林等10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至一年不等,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至一万元不等,对其中部分被告人宣告缓刑。

近年来,硕士研究生考试人数屡创新高。一些不法分子瞄准其中“商机”,披着考试培训机构的“外衣”,以承诺“包过”为宣传口号,利用部分考生急于“上岸”的心理,大肆向考生提供所谓“助考”服务。

崔祥莲分析,宋某文为谋取不法利益,组建犯罪团伙,从招揽考生、考试报名、选购调试作弊器材、寻找“枪手”答题等环节周密安排、分工明确,通过网络广告宣传及部分教培机构人员作为中介在全国广泛招揽考生,组织多名跨省考生利用无线电传输设备在研究生招生考试中作弊,违法所得近百万元,严重损害了研究生考试的公平性,侵蚀了高等学历教育的公信力,应依法严惩。

最高法:全链条打击组织考试作弊犯罪

孟伟强调,法院通过审理此类案件,坚决斩断不法培训机构及不法分子“助考”的黑灰产业链条,坚决捍卫国家考试制度的公正性、严肃性和权威性。近年来,许多组织考试作弊犯罪已逐步形成分工明确、配合紧密的犯罪链条,上游有人非法获取试题,中游有专人负责采购或制作作弊器材、招揽作弊“生源”,下游有专业“枪手”负责答题。而有的作弊考生为了降低作弊“成本”或出于朋友“义气”,还非法将试题、答案层层转卖、提供给他人。法院在准确查明各被告人参与的不同环节、行为的基础上依法判处各自应承担的刑事责任。

根据有关法律规定,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研究生招生考试、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等国家教育考试,中央和地方公务员录用考试,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国家教师资格考试、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以及涉及医师、执业药师、建筑师、建造师等专业技术资格考试,其他依照法律由中央或者地方主管部门以及行业组织的国家考试,均属于刑法规定的“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需要注意的是,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以外的其他考试中实施组织作弊等行为的,并非一律不追究刑事责任。

孟伟提示,对于构成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等其他犯罪的,依法也应追究刑事责任。除对被告人定罪判刑外,法院还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宣告职业禁止或禁止令。

编辑:嵇敬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