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3月30日消息(总台中国之声记者江晓晨)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一直以来,市民对于小区内“僵尸非机动车”,像自行车、电动车等乱停乱放的投诉不断。一些长期停放在公共场所、道路、小区等区域,无人使用和维护的非机动车辆变成了“僵尸车”,不仅占用了公共资源,影响了小区环境,甚至还可能存在安全隐患。

类似的情况在很多老旧小区较为普遍。面对这些“僵尸车”,小区居委会及物业的工作人员在处理过程中时常会遇到困难。由于没有执法权和政策支持,擅自清理会被车主投诉,不清理又会被其他业主投诉。两难之下,小区内的“僵尸非机动车”从“清理”到“治理”还有多远?

 

记者昨天在北京市丰台区一小区走访看到,该小区建有多个可为电动车充电且带有雨棚的充电桩。一排有8到10个充电盒,每个盒子内有两脚和三脚的插口各两个。也就是说,满负荷状态下,一排可以为20辆电动车充电。

然而记者注意到,真正插着电源线在充电的电动车屈指可数,绝大多数电动车只是停在那里,占着充电位。一些电动车座椅上能够明显看到厚厚一层灰土,有些电动车甚至被车主拿车衣整个盖住,索性就停着不挪窝了。

丰台某小区内一充电车棚内车主将车辆盖上车衣上期停放(记者江晓晨 摄)

小区的住户李先生告诉记者,小区内虽然有不少充电桩,但总是有不少积灰、破损的电动自行车占着充电位,下班回家给车充电成了难题。

记者:这些(充电)口来了都能有吗?

李先生:不见得。

记者:我看这些车好多都占着位置。

李先生:全都停这儿,不充电也得占着。

小区业主张先生说,遇到占用充电位不充电的车,他会把车挪到旁边。

张先生:这儿能充,那边直着过去也有很多能充。

记者:这儿有不充电的(车)停在那儿。

张先生:没事儿,挪走就行。

记者:您就是这么充的?

张先生:对啊,那你不这么充咋充?就给他搬出来别破坏就完了。

随后,记者来到小区所在的居委会办公地点。面对小区内存在的“僵尸非机动车”,社区工作人员也面露难色。一方面自身没有执法权,清理起来难度很大,只能通过张贴公告提醒居民主动清理;另一方面还要面临被小区其他业主投诉“不作为”的难堪。

居委会工作人员说:“第一,这是居民的个人财产。第二,我们也号召大家充满了或者不充别往那儿放。但是那地方好,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所以长时间不骑他们也往那儿堆。居民反映(充电位)不够,但实际上不是不够,是占用的人太多。挪过,也弄过,但打架打得太厉害,我们也没办法。只能说我们发现了去劝阻,当面跟我们答应得都好好的,但实际上扭过脸儿该干嘛还是干嘛。”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现阶段清理小区“僵尸非机动车”,主要还是靠提前在小区居民群内发布清理通知,但总会有人看不到,给“僵尸非机动车”清理带来不少麻烦。

工作人员说:“因为现在加大了对电动车的充电管理,近半个月反映得很频繁。但我们也去实地看确实没有好的解决方案,要是大家都说自己挪,都讲理的话很好弄,大不了我们找几个保安去搬都行。但现在问题卡就卡在不动,甭管车多破多旧,人家就说我的东西就不让你动。”

记者又来到北京市海淀区一小区,在这里记者看到充电桩同样有被不充电的电动车占用的情况。天色渐暗,下班回家的小区住户窦女士猫着身子看了许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充电口。

记者:您是要在这儿充电吗?

窦女士:对。

记者:这儿好不好充电?

窦女士:很难等,就这一些(充电口),还有很多口是坏的。

记者:所以您平时充电挺难的吧?

窦女士:非常困难。

小区住户王先生告诉记者,电动车充电在他们小区原本不是难题,但充电口总被占用,日常充电就成了难题。

海淀某小区内高峰期充电桩全满仍有个别不充电的车停在其中(记者江晓晨 摄)

王先生说:“整体来说充电口位是够的,但是现在好多放时间长的(车)都已经落灰了也不移走,就极大降低了充电桩的效率。一是不方便我们继续充电,二是也存在安全隐患。”

魏先生家住朝阳区,从他的日常观察看,“僵尸非机动车”不仅有大人的车,还包括孩子的。

朝阳区某小区车棚内堆放着孩子的车和玩具(记者江晓晨 摄)

魏先生说:“好多小孩儿的自行车和玩具车,因为现在好多规定楼里面放不下,像我家比较小,我们只能放楼道,但楼道不让放,全部都清到车棚去了,小孩儿的玩具车、自行车就都吃灰了。”

记者走访发现,几乎所到的小区都停放着一些“僵尸非机动车”。在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丛虎看来,处理“僵尸非机动车”缺少在城市管理层面的规章制度。

王丛虎说:“假如我们有这样的规章制度,确定你是无主车,同时又是‘僵尸车’的情况下,在时间规定范围内授权给城管,他有权对这样的无主‘僵尸车’作出处理,现在显然是缺少这一块的,也缺少一个具体的执行部门。”

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对“僵尸非机动车”问题进行规范,这也直接导致治理过程面临不少困难。研究出台相应的“僵尸非机动车”政策性文件,明确指导这类车辆的认定和处理办法,让治理行为有据可寻迫在眉睫。

在全国范围内“僵尸非机动车”的清理工作也在陆续开展。面对治理“僵尸非机动车”的堵点,也有不少社区在实践过程中总结了经验,积极探索从“清理”到“治理”的可行方案。

 

今年3月初,北京市房山区西潞街道苏庄三里社区通过串门宣传、有奖兑换、定点认领、设缓冲期四招,在6个小区里,清理了115辆“僵尸非机动车”。昨天记者来到苏庄三里社区,苏庄三里创建文明城市工作专班工作人员何秋岳告诉记者,社区把工作做在前面,从入户到清理留足了空间。

何秋岳说:“第一提前要让居民知晓这个事情,第二就是社区给予一些物品奖励,我们提供了一些好的卫生纸,就是礼品兑换。还有志愿者一起参加,收购自行车的企业也是我们社区‘好邻居’企业,看你自行车的破损程度,一般自行车都是高价回收。”

西潞街道社区工作人员清理“僵尸非机动车”(社区供图)

何秋岳进一步表示,有主车辆车主会及时认领,而针对无主车辆,社区设置了“缓冲期”,让清理工作更精准。

何秋岳说:“无人认领的自行车我们给放到指定的地点,有一个缓冲期,再在单元群里发个通知,让大家去认领,想清退的还联系我们,缓冲期是一周。就怕万一有人没看到消息,居民再找来,之后再由物业清理。”

如何认定是否为无主车辆?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丛虎认为,需要多部门协同发力,制定内部处理决定,以此成为治理“僵尸非机动车”的合法依据。

王丛虎说:“如果确认是无主的,按照我们现有的财产无主可以由公共部门来处理,有主的他要寻找车牌的登记人,如果车牌登记人找不着,可以几个部门协同做内部处理决定,这个决定可能就成为处理无主‘僵尸车’的合法的依据。”

王丛虎建议,长效治理“僵尸非机动车”,多部门“联动”制定和完善更精细化的法规政策,才能让基层治理有据可依。

王丛虎说:“随着我们管理精细化、科学化、合理化和公共资源配置的有效性来看,的确需要更细化的政策制度规章。要作出明确的规定,让我们的政策制定者、城市管理者、决策者能够意识到,的确需要法律制度来约束、规定和明确。”

编辑:王胜留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