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2月16日消息(总台记者周益帆 刘大洋)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最初建于上世纪80年代,经过重建、改造,这幢三层红砖小楼成了很多人的“梦中情院”。清晨,阳光穿过雾气洒向眼前的山坡;夜晚,月光照在院子里四季更迭的花上……爷爷采来的红梅和婆婆熏好的腊肉,是这个冬天里最妥帖的“年味儿”。

 

大年初五,山上的白玉兰和木瓜花开了,爷爷带着一家人去采花。

农民爷爷爱插花,上山干活时,看到盛放的山花,总要背一些回家。

大年初五,爷爷带着家人去山里采开放的玉兰花和木瓜花(受访者供图)

冬天里,山花不多。这几个月,灿烂的银叶金合欢、圆圆的黄果茄、野生的金刚藤果和邻居家的红梅,是爷爷最主要的素材。除夕这一天,儿媳婷婷带着孙儿耘兮从安徽赶回重庆,特地背回了一蛇皮口袋的腊梅,作为新年礼物送给爷爷,没几天,已在小院的各个角落盛放。

除夕那一天,耘兮和妈妈从安徽返回重庆,给爷爷背了一蛇皮口袋的腊梅作为新年礼物(受访者供图)

小院建在重庆南川区云雾村的一处山坡上,取名自孙儿的名字“耘兮”。这个春节,爷爷张治新、婆婆卢太学、大姐以及耘兮一家人,围坐在烤火炉旁,共迎新年。

耘兮小院坐落在重庆南川云雾村的一片小土丘上(记者刘大洋 摄)

摆放烤火炉的餐厅,连通着去年刚改造完工的厨房——一侧是农村柴火灶,一侧是三米多长的中岛。厨房里,婆婆、大姐忙碌着。

自家院子里种的花,山里采来的花,邻居院子里剪来的花……都被爷爷精心插进捡来的罐罐里。

春节期间,红梅装点改造后的厨房,一旁是菜地里刚拔上来的蔬菜

爷爷说,自己当了大半辈子农民,在他眼里,山中的一年四季,总有动人的景色。

夏天是繁茂的商陆、路边的野醉鱼草和被虫吃过的叶子。

秋天是飘香的金桂、粉红的野棉花和舒展的千里光。

最热烈的,还是春天。院子里,种下四十年的三株红山茶,结出成千上万的花骨朵儿。元宵节前后,茶花层层叠叠,布满枝头。

春夏是小院最美的时候,几十种花盛开(受访者供图)

爷爷说:“春天来的时候,我们的三棵茶花开满了,那真是好看,红彤彤的,满树都是红的,这个茶花的形状不一样,它是很多花心,不像那种单瓣茶花。”

七十多岁爷爷的浪漫和婆婆的勤劳,小院清晨的雾气与夜晚的凉风,被儿子、儿媳记录下来,耘兮小院在网上有了越来越多的粉丝。

令人向往的山间小院,不是一天建成的。

最初寻到小院所在的这片土丘是在1981年,爷爷和婆婆向当时的建设局申请建房。那年冬天,小院动工,通往村里的路还是用石板铺成,7000多块青瓦,爷爷和婆婆花了一夜时间挑上了这片小土丘。

1981年,爷爷和婆婆寻到了一块三角小土丘,小院开始动工(受访者供图)

爷爷:修土房的时候,人家用拖拉机给我们拉到有公路的地方,这里没有公路。

儿子:这条支路进来全是石板路、稻田。

爷爷:那个时候7000多块小青瓦,晚上我跟他妈妈两个人拉回来,搬到凌晨两点多钟。

爷爷:他妈妈用背篓背,我就用箩筐挑,一次挑100多片,盖的时候都是我自己盖得多。

儿子:(婆婆)一簸箕一簸箕给他递到屋顶,他就在上面一块一块安装。

儿子张棚珲的记忆里,父母爱干净,四间土房一直很整洁。“爸妈一辈子都是勤快的,下雨天他出去走路回来脚、裤子都干干净净的,都不沾泥。以前土墙房子,地面都不是水泥的,土拍得很紧的那种泥地,都长期是干干净净的。早上天刚亮,我还没起来的时候,就听到下面扫把扫地板的声音。”

三十年过去,土房墙体开裂、瓦片脱落,2011年,一家人申请危房改建,小院开始了第一次改造,泥瓦房翻建成了红砖房。这一次,红砖可以沿着村道拉到小院脚下,但再往上还要走十几节石板台阶。

张棚珲介绍:“2011年修红砖房子,村里的左邻右舍来帮我们拆,用马帮我们驮砖,我妈他们就把砖一块一块地码放整齐,所以我妈经常说,这个房子的每一块砖,她都摸过。”

红砖从村子里的小窑厂买来,几乎每块砖都留下些烧制的黑色疤,爷爷不喜欢在外墙刷水泥、贴瓷砖,和泥瓦工一起将红砖横平竖直砌好后,直接用白水泥勾缝,反而质朴又生动。

张棚珲说:“我们也是红砖,但是我爸就是要求他(泥瓦工)做勾缝,我们外墙就不用抹水泥了。”

爷爷说:“实际成本还没那么高,水泥、砂浆、人工,不到两天,我都做完了。”

最近的一次改造,从2022年开始。儿媳婷婷也喜欢花。每次回来,东西一放,扛起锄头就开始干活。于是,改造就先从小院的花圃开始。张棚珲说,先要用石头从下方垒起与小院平齐的堡坎,再往缝隙里填土、木屑、牛粪,这才修成了五十多平方米的小花园。

整理好的小花园,最外一圈爬满藤本蔷薇,里面错落地种上了绣球、小菊、郁金香、大飞燕……

小院一角(记者周益帆 摄)

原先,怕柴火灶带来的油烟会熏黑墙面,厨房与小院的主体是分开的,随着时间推移,爷爷和婆婆都觉得越来越多地方用得“不顺手”。如今,厨房三面开门,一面与餐厅相连,一面开了门就是夏天吃饭的小凉亭,另一面是菜地。从地里拔出刚长好的小白菜,两步走到门口的水池,冲洗干净,就烫进了新年待客的火锅。

红红火火、简简单单,却也麻辣鲜香、有滋有味,这同样是一家人对生活的期待。幸福,是冬日里对春天的向往,也是爷爷说的“脚踩大地、踏实耕耘的礼物”。

这个春节,爷爷、婆婆、大姐和耘兮一家人在小院共度新年(受访者供图)

爷爷说:“我不喜欢到城里面去,没有农村安逸。太阳一出来,树林穿过来一条一条的太阳光,特别好看。”

小院的改造还在继续,两侧的阁楼在面朝山的方向开出了窗户,“灰扑扑”的冬天之后,就是绿意盎然的春。

“要辛苦劳动才能得到果实,(然后)用不着去考虑那么多,生活本来就是顺其自然。随时来看,随时来耍,欢迎来耍,要是带茶,还可以在亭里喝茶。”爷爷说。

编辑:苏晓静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