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2月13日消息(总台中国之声记者李杨 齐鹤 许昌台记者赵军伟)中国之声新春特别策划《平凡人的幸福》2月13日来到河南许昌。许昌小伙樊金林今年27岁,在当地经营着5家养老院,养老院里共有200多位老人。

樊金林日常会拍视频记录老人们的生活,还把年轻人喜欢的新玩法融入养老院。在这里,他会和“80后”的奶奶们比拼麻将技巧,也会教他们玩电竞甚至组队参赛,他也被网友称为“粉丝最多的95后养老院院长”。樊金林的养老院还有哪些不一样?来看特写《夕阳别样红》。

 

穿汉服化妆(记者李杨 摄)

樊金林:奶奶,你上次化妆是啥时间?

老人1:以前没有化过妆,试一试,化了妆以后,看看是不是感觉比以前更好。

樊金林:你第一次穿汉服感觉心情咋样?

老人2:非常开心,这辈子没有穿过衣服,以后有机会还来。

春节前,樊金林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除了传统的包饺子、剪窗花、贴春联,他想给老人办一场自己的“春晚”。一大早,他就带着六位老人到汉服馆化妆、挑衣服。这场特殊的“春晚”不光有汉服走秀,为了让老人们体验年轻人的生活,还专门策划了说唱表演。

汉服化妆现场(樊金林提供视频)

樊金林说:“因为我们院里年轻人比较多,有时会跟奶奶说我们春节都干啥。奶奶也好奇,她说年轻时也跳过Disco舞,让我带她们去跳。所以我们老年‘春晚’里有一场迪厅的Rap,让老人重温下年轻时的感觉。”

老人跳舞现场(记者李杨 摄)

养老院里的老人以前喜欢跳模特舞步,学会说唱以后,“春晚”节目单上增加了“科目三”。

樊金林说:“年轻人跳的啥舞,为啥看不惯跳模特舞?然后我就给奶奶看了现在流行的舞蹈,像‘科目三’。奶奶说也要学,小伙伴就教奶奶,这一教还真学会了,然后说这次不唱她们会唱的歌,选点难的,学小朋友唱的歌,选了《孤勇者》和《少年》,我们‘春晚’的节目就这样慢慢丰富起来了。”

李玟是樊金林的同学,是老人们的舞蹈教练。让她意外的是,这些老人学得很快。

李玟说:“老人跟孩子还不太一样,会根据他们的情况把动作简化,调整一下难度。我觉得有一点难,但是他们学得还挺快,一下午就学会了,然后他们自己也会练习。‘科目三’还真没有调整,就是原版,他们也学会了,我就有点吃惊。”

“春晚”录制现场(记者李杨 摄)

95后和白发老人的互动形成了良性循环。以这次“春晚”为例,一方面,老人们的状态更积极,心态更年轻,樊金林也被老人们的精气神感动着。

“比如剪纸、包饺子,他们觉得今天可能干这个事情。但是我说要办‘春晚’,他们激动得晚上睡不着觉,早上八点多开始排练,一直到晚上七八点,几乎十二个小时。他们说不累,而且还很开心,他们有非常大的参与感和成就感,这跟往年春节完全不一样。”樊金林说。

蹦迪(樊金林提供视频)

这场特别“春晚”的完整版节目有两个小时,主力演员是6位六七十岁的老人,张凤琴和张雪茹是表演的主力。节目分三天录制,初二给养老院的老人们播放了“春晚”视频。

张凤琴说:“跟他说时间太紧,我们老年人学得还是慢。”

张雪茹补充道:“头一天录了一天的Rap,也是第一次接触。唱红歌还行,就像今天下午唱《少年》,还有《孤勇者》,以前都没听过。反正是玩,就是开心。”

“春晚”录制现场(记者李杨 摄)

在樊金林看来,做好日常的护理之外,他们的养老院主要有两点不同。

樊金林表示:“我们年轻人平时的工作,第一是陪老人玩,第二是记录老人的生活。会给每个老人记录一个表格,能够精确到老人晚上几点睡觉,爱不爱睡懒觉,爱吃什么东西。老人觉得很开心,因为他们的孙子孙女不会经常在身边,但是这些年轻人会一直陪着他们。”

樊金林和伙伴们想方设法吸引年轻人到养老院工作,工作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陪老人玩儿,他觉得,这是在满足老人的精神需求。

樊金林说:“最开始大家认为养老院就是要去照顾老人,但是我们开发了很多新的岗位。比如来这儿的年轻人,可以不去护理老人,而是每天陪他们打麻将、聊天,满足他们的精神需求。有了这样的岗位,年轻人就愿意来养老院体验,就愿意做其他的工作了。”

一周菜谱(记者李杨 摄)

樊金林的养老院里活力满满,电竞室、棋牌室、活动室等休闲场地成为标配,时下流行什么,很快就能在养老院见到。

樊金林说:“之前发现老人几乎每天都是看着天花板,看电视时眼中都是空洞的,我们就引入了一些年轻人玩的桌游,然后发现活动室不够,有的奶奶想玩其他东西,比如有奶奶喜欢喝酒,我就给她做了个调酒室,还有个奶奶喜欢相亲说媒,我就给她做了一个心理咨询室。”

樊金林和奶奶(樊金林供图)

樊金林大学学习播音主持专业,之所以踏入养老行业,是因为奶奶的一次骨折住院。他说,自己拍视频的灵感都来自老人的日常生活,没有固定剧本,不少老人都想参与进来。老人们在年轻人的引导下,也开始学着拍短视频记录生活,因此也收获了不少粉丝。

樊金林详细说道:“因为奶奶带我长大,当奶奶老了之后,我也得教她接触年轻人的东西。从2017年到2020年,我一直都在实打实做养老,然后父亲建议我做自媒体,不然大学专业就白学,然后我就开始拍短视频了。”

电竞战队新年合照(樊金林供图)

樊金林的一个愿望就是成立一支老年电竞战队,这个想法萌生于2018年,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后来他想了个办法,老人玩游戏可以减免入住费用,慢慢地一支六人战队成立了。

樊金林说:“融入了老年人电竞室,提前预留着,但是一直没有老人去玩。最后就喊了两个奶奶,我说奶奶玩游戏可以减免入住的费用,然后教了13天,13天之后她喊上她的闺蜜、闺蜜喊上老公,这支六人战队就是这样来的。”

战术板(记者李杨 摄)

张凤琴老人是电竞战队的队员,此前压根不会玩游戏,现在每周要参与训练。

张凤琴说:“这个游戏刚开始学的时候有点难度,不想学。学的差不多的时候就上瘾了,天天就想打,现在学的基本上有点掌握了,但是要控制自己的时间,不能打的时间太长。上午打两个小时,下午打两个小时,一个星期我们练两到三天。”

电竞战队训练中(樊金林供图)

张雪茹也是队员之一,她说,之前不理解孩子们为什么喜欢打游戏,没想到自己也打上了游戏,还成功激起了不服输的斗志。

张雪茹说:“有两位老师教我们,开始不感兴趣,学了一个星期,感觉比较上手了。游戏版本不断更新,你必须得重新再学。在网上跟专业的人打过比赛,成绩还可以。有压力,但是思想上还想超越他们,不服老。”

养老院(记者李杨 摄)

如今,养老院的规模一步步扩大,樊金林觉得自己变得更加沉稳了,人生规划也有了更明确的目标。

“我从奶奶身上看到了他们对待自己的未来,或者说是对待自己死亡的一种坦然。他们会说一定要过好今天,我说为什么?她说有可能明天你就看不到我了,所以说我现在每天都要去完成奶奶们的一个心愿。打电竞的奶奶,我就帮其做一个国际赛事。在院里爱发呆,不爱做群体活动的那些老人,我会给他们引进更多年轻人喜欢玩的活动,让他们都能够参与其中。也想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爷爷奶奶也能跟咱们打闹在一起,大家看到后哪怕给自己爷爷奶奶打一个电话,我觉得我们做这个事情就是有意义的。”樊金林说。

编辑:吴海波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