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台记者看世界!大家好,我是总台驻菲律宾记者黄铮铮。

今天(18日)是国家博物馆日,咱们来聊一聊菲律宾的博物馆。前几天,我正好去菲律宾国家博物馆采访,陶瓷专家鲍比·奥里拉涅达对我说,对菲律宾历史研究最重要的一项内容,就是陶瓷。而说到陶瓷,就离不开中国。

菲律宾国家博物馆的馆藏陶瓷展品(记者黄铮铮 摄)

那么菲律宾博物馆的馆藏陶瓷,和中国有着怎样的渊源呢?

在菲律宾的国家人类学博物馆,来自中国的陶瓷藏品是最具历史价值的文物之一。如果算上残片,馆藏的陶瓷有百万件之多。博物馆中年代最古老的中国陶瓷,是一个制作于9世纪的来自中国长沙的碗。

菲律宾国家博物馆最古老的陶瓷藏品——公元9世纪的长沙碗(记者黄铮铮 摄)

中国与菲律宾的贸易往来可以由此追溯到唐代。但当时的航海技术不足以支撑远洋航行,只能沿着海岸线行进,唐代的“南海航路”是绕着圈的。这条航路从广州出发,沿中南半岛东岸南下,再沿着印尼的加里曼丹岛或苏拉威西岛进入菲律宾境内。

菲律宾国家博物馆的馆藏陶瓷展品(记者黄铮铮 摄)

到宋代,造船工艺升级,航海技术进步,尤其是指南针的普遍使用,使得中国商民开始挑战从福建泉州、漳州,穿越南海,直达菲律宾吕宋岛西岸的路线。这一条航路,也被称为南海的“陶瓷之路”。这条航路节省了大量时间,但也充满了危险。洋流复杂,台风多变,不少满载着外贸瓷器的商船就因此沉没于茫茫南海之中了。

菲律宾国家博物馆的馆藏陶瓷展品(记者黄铮铮 摄)

菲律宾的陶瓷展品大部分来自沉船考古。博物馆中有一幅画,就复原了当时一艘名为潘达南的沉船。这艘船只建造于15世纪中期,采取了南海造船的传统模式,搭载的主要货物都存储在船身的中部货舱。这艘船只于1995年进行考古发掘,共出水四千多件文物,其中就包括一个元代的青花瓷碗,这个碗也是目前菲律宾最重要的国家文化宝藏之一。

菲律宾国家文化宝藏之一——元青花瓷碗(记者黄铮铮 摄)

这个青花瓷碗器型优美,装饰独特,碗中绘有麒麟和凤凰的图样。考古学家曾推测,这个碗的断代在14世纪,要比沉船本身早一百多年。这说明这个瓷碗可能是船上商人的传家宝,又或许是在贸易中作为向当地统治者进献的贡品。这个碗也是陶瓷专家鲍比最为钟爱的一件器物,他介绍,这个青花瓷碗的着色颜料来自中亚地区,色彩非常鲜艳。碗中描绘的凤凰和麒麟,是中国神话中的祥瑞之物,这让这个碗具有非常高的艺术价值。

元青花瓷碗中的麒麟和凤凰图案(图自菲律宾国家博物馆官网)

除了这个元青花瓷碗之外,鲍比还有另一件钟爱的青花瓷器,就是一件制造于15世纪晚期或16世纪早期的飞象盘。这个飞象盘最大的特点就是有独特的纹饰。盘身中间描绘了一只飞翔的大象,它正从大海的波涛中跃出,昂首站立在茫茫的海浪之上。这是青花瓷中较为罕见的纹饰,这个青花瓷盘也因此被列为菲律宾的国家文化宝藏之一。

菲律宾国家文化宝藏之一——飞象盘(记者黄铮铮 摄)

菲律宾国家博物馆馆藏的陶瓷,大多数以碗、盘、壶、罐等日常器物为主。这说明中国与菲律宾的陶瓷贸易是十分频繁和发达的。从13世纪开始,菲律宾人不仅在日常生活和祭祀文化中使用陶瓷,它还是珍贵的聘礼,也是重要的遗产,甚至在部落纷争中,赠送瓷器就能调解纠纷。多个考古发现显示,在菲律宾的丧葬仪式中用中国陶瓷覆盖全身,是社会地位的象征。

用于墓葬文化中的陶器(记者黄铮铮 摄)

沿着南海的“陶瓷之路”,再加上菲律宾与美洲和欧洲相通的“大帆船贸易之路”,中国的瓷器开始走向世界。

在菲律宾国家博物馆,就保存有专供中东的瓷壶、专供英国人品茶的茶具,以及出产自缅甸、越南等地的模仿中国瓷的制品。但在所有的陶瓷藏品中,鲍比独爱中国瓷器。他从2002年开始在博物馆工作,那时候就开始从事水下考古。他无数次潜入海底,拂去珊瑚和泥沙,捧出数个世纪之前的珍宝。鲍比说,沉船中的物件众多,但唯有陶瓷,无论经历多少岁月,仍然美丽如初。初见青花瓷的那一刹那,仿佛整个人都被震撼了。青花瓷优美的器型和精致的纹饰,深深吸引着他更多地了解中国瓷器的世界。

陶瓷专家鲍比在观看陶瓷展品(记者黄铮铮 摄)

时光远去,岁月不复,但南海的涛声依旧。海上丝绸之路的繁盛历经千年,在今天又重新恢复了荣光。菲律宾国家博物馆橱窗里的青花瓷,默默铭刻了这一段久远的历史。鲍比鼓励更多的年轻人走进博物馆去看看,博物馆记录了过去,承载了现在,也眺望着未来。这就是它存在的价值。

好了,以上就是总台驻菲律宾记者黄铮铮在当地的观察。

本期《总台记者看世界》作者:总台驻菲律宾记者 黄铮铮

(出自中国之声专栏《总台记者看世界》)

编辑:杨璇铄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