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成都4月8日消息(记者白杰戈 刘涛)四川成都一些业主的遭遇这两天在网络上受到关注。他们购买了广告宣传的“精装跃层”公寓房,但是收房之后发现跃层的部分高度只有1.3米,精装的质量也达不到预期。但是购房合同对房屋的层高并没有明确约定,业主们面临维权困难。

这处公寓房所在的小区叫“保利·大都汇”,位于成都市新都区。业主胡女士告诉中国之声,购房时开发商宣传的是赠送阳台和跃层,层高3.9米的公寓部分区域分出不到一半的高度做跃层。胡女士说:“按照宣传,包括销售给我们的承诺,跃层净高是1.5米左右。有三个说法,一个是1.9米,一个是1.7米,一个是1.5米,可以住人,不影响使用。”

3月底通知收房的时候,业主们发现跃层的部分高度只有1.3米。业主高先生在四川电视台的报道中,“跪着走”还直不起腰。高先生说:“现在我在二楼,你看我都是跪着的,背都打不直。”

包括跃层在内,业主测量公寓房整个空间的高度是3.7米。业主陈女士说,这跟开发商此前的宣传不一致。陈女士讲述:“当时他把宣传单给我,我们看到的是3.9米的挑高客厅,但是现在实际来量还不到3.7米。因为我们没有样板房,只能按照销售人员给我们的介绍以及宣传资料(了解)。”

不过,这些广告宣传的信息并没有写进购房合同。陈女士说:“我们发现货不对板的时候就回去查阅了合同,发现合同上商品房的层高显示为‘×’,没有明确标明层高。”业主出示的购房合同显示,除了没有约定具体层高,房屋面积也是按单层计算。也就是说,跃层的部分只是以“赠送”的名义出现在广告宣传中。

白纸黑字的合同,“层高”这样关键的信息画着“×”,为什么就签了字?业主胡女士引述开发商说,这只是个“模板”。胡女士表示:“针对这个合同给我们回复了,他(开放商)说这是一个模板。签合同的时候可能就十几秒,你摇到号一进去就让你马上签,销售帮你翻页,让你赶紧签,不然你这个号就没了。”

7日,开发商的负责人没有接听记者的电话。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律师介绍,广告宣传与合同约定不同导致的购房纠纷并不少见。岳屾山说:“开发商想要卖房子肯定是各种承诺,或者说是很美好的描绘。但落不到实处的时候,有时就会出现纠纷。”

房产交易是以合同作为依据,法律上叫做“要约”;而广告宣传作为吸引购房者签合同的方式,只能称为“要约邀请”。针对要约和要约邀请之间存在差异导致纠纷的情况,最高人民法院2003年出台的司法解释明确,商品房的销售广告和宣传资料为要约邀请,但是出卖人就商品房开发规划范围内的房屋及相关设施所作的说明和允诺具体确定,并对商品房买卖合同的订立以及房屋价格的确定有重大影响的,应当视为要约。该说明和允诺即使未载入商品房买卖合同,亦应当视为合同内容,当事人若违反,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不过岳屾山提醒,这在司法实践中需要认定的过程。

“那条司法解释,一定是商品的广告或者说宣传资料是非常具体和明确的,而且是对你是否签订合同产生具体影响、重大影响的才可以,这需要司法判定的过程。在司法实务过程中,我们发现有时候就认定上了,有时候就没认定上。这需要具体案件、具体情况来具体分析。所以对购房者来讲,最有把握的或者说对自己保障最有利的就是一定要把它所有的承诺都变成白纸黑字,都写到合同中或写入到一个补充协议中来保障自己的权益。”岳屾山说,购房者还可以追究开发商虚假宣传的责任。监管部门也可以在销售、宣传等环节加强监管。

涉及纠纷的房产属于通常所说的“商住两用”公寓,负责这片区域的一位房产中介介绍,它们只占“保利·大都汇”一小部分,跟普通住宅相比,产权年限较短,但价格较低,对购房资质也没有限制,因此市场仍然有需求。而业主们不满的另一点是新开盘的一期,价格更低了。

记者:你们当时买的多少钱一平?

胡女士:一万二三的样子。现在的市价,它新开了一个盘,一样的面积,同样是商用性质,比我们便宜了一半,而且层高比我们的高二三十公分,把3.9米换成了4.2米。所以大家这么气愤。

业主还反映了房屋质量等问题,当地住建局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7日晚上,业主代表告诉中国之声,他们下午跟开发商开会协商,还没有达成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