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2月15日消息(记者韩雪莹 郭静)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20年对于中国人来说,极不平凡。说到科技强国,过去一年我们的成绩单可以说是“牛气冲天”:仰望苍穹,我们跟着“嫦娥五号”上九天揽月;俯瞰深渊,我们随着“奋斗者”号下五洋捉鳖。这些“上天入海”的大国重器,创造了中国一个又一个自主创新的奇迹。

  去年,“奋斗者”号抵达了全球海洋的最深处——马里亚纳海沟。万米的海底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这个春节,“奋斗者”号万米载人潜水器的总设计师叶聪又在忙些什么?

  年关的脚步近了,江苏无锡梅园的梅花正值盛放期,家家户户蒸年糕、酿米酒,江南的年味儿氤氲在湿漉漉的空气中,弥漫在清冽的花香酒香里。

  中国船舶科学研究中心依偎着太湖的一角——蠡湖。41岁的叶聪本不是无锡人,老家在武汉。自2001年从哈尔滨工程大学毕业后来到这里工作,到如今成为“奋斗者”号载人深潜器的总设计师,叶聪已经在无锡驻足了近二十年。他说:“无锡很注重节气,每个节气在饮食方面有些特别的地方,确实是鱼米之乡,每个季节从小龙虾到大闸蟹,还有一些时令水果,确实很丰富。”

  传统年俗总是承载着一方人最朴素的情感。说起去年,以无锡这座城市为起点,叶聪带领团队成功驶向了马里亚纳海沟万米海底,像是应了每逢新年时无锡百姓许下的“好事”和“平安”。

  新闻播报:近日,记者走进“奋斗者”号的诞生地——位于无锡的中国船舶七〇二所,倾听“奋斗者”号背后的老中青三代“奋斗者”们讲述奋斗路上的艰辛与美好……

  一个多月前,叶聪从无锡赶到北京,在开会的间隙参加《中国声音中国年》的录制。他为我们讲述了他的“奋斗”之年。

  叶聪:我那天拍摄了《面对面》。

  记者:他们说您说得太学术了?每句话都很长。

  叶聪:他们说这个叫什么?有点“凡尔赛”的样子。

  记者:你们在海上的时候“凡尔赛”热起来的。

  叶聪:可是我说的都是实话,没有去刻意“炫耀”什么。

  这些年,一路伴随着中国载人深潜发展的叶聪没少接受媒体的采访。大到展望载人深潜的未来,小到给孩子们科普深海知识,叶聪的回答总是严谨而平静。“昨天有个活动,有个记者采访我,他希望我说一些曲折、坎坷、困难,我说我们好像没有这样的。我们现在基本上都是‘高手过招,心如止水’的那种心态。”

  受疫情的影响,叶聪的2020年确实是可以用“高手过招,心如止水”来形容的一年。“去年年初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总装进入了一个非常紧张的时间。因为有疫情的影响,国家允许在原有任务书的要求下推迟半年完成。但是对于我们来讲,海洋有很多因素,比如出海的时间窗口、船舶的安排,推半年相当于要重新调配很多支撑条件。”

  而“高手”之所以“过招”时“心如止水”,是因为胸中有丘壑,一招一式都自有节奏。叶聪说:“在不同的阶段用不同的策略来应对,把风险都控制在出海之前,保证每一个下潜都安全有效,每一步都要卡在这个点上。作为总设计师来讲,这是我今年最大的收获,也是自己修炼的一个过程。”

  一张一弛的节奏感,在采访过程中也格外明显。聊到太平洋上的“航海”生活,甲板上丰盛的火锅、烧烤和本次出海任务长出的四斤肉,叶聪的节奏松弛了下来。他说:“海试时候我胖了好几斤。我们在船上包了三次饺子、吃了三次火锅,还做了一次后甲板的BBQ……最关键的是试验比较顺利,可能心理压力要小一些,吃饭香,睡觉也香,所以就会长胖。”

  2020年11月10日清晨,“奋斗者”号首次探底全球海洋最深处——马里亚纳海沟“挑战者深渊”,并以10909米的深度创造了我国载人深潜新纪录。万米海底是什么样的?叶聪觉得“妙不可言”这个词非常贴切。

  “太奇妙了!海沟东面和西面给人的感受不一样。包括我们开玩笑地说,如果你在超过八九千米的深海能够看到鱼,就是重大发现。”叶聪说,“因为我们长期的深潜作业,形成了一个相当于‘职业’的回应。科学的事情我们可能要等科学家来说,所以‘妙不可言’,我觉得他们说得很好,你感觉很妙,但是表达不出来。”

  工作的第二年,“蛟龙号”正式立项,第三年,被任命为“蛟龙号”总布置主任设计师,并成为首席潜航员;随后又攻关“深海勇士号”的研制,领衔“奋斗者”号成功海试,叶聪的每一次尝试,在突破自我的同时也一步步刷新着中国载人深潜的记录。他说:“我确确实实也是一个很幸运的人,是一个喜欢跑上跑下、问东问西的这样一个年轻人,然后一步步往前走,看着这个光亮越来越大。这要归结于国家重视海洋的一个时代背景,有的时候你的选择跟整个历史的背景可能就契合了。”

  叶聪非常喜欢“奋斗者”这个代号,他把“斗”字摘了出来,作了这样的解释:“去年在跟技术问题斗争,在跟疫情斗争,最后我们在‘海斗’这样的一个环境实现了下潜。2021年我们正在策划五年甚至十五年的一些计划。希望‘奋斗者’号还能去其他深渊环境开展相关的考察工作,能够得到更多宝贵的科学数据和样品。”

  目标总是在更远的远方、更深的深渊。对于家乡武汉,叶聪有不一样的挂怀。上一个春节,他把妻女送回爱人的老家山东,自己独自在无锡工作,每天关注着武汉的疫情,盼着家乡早日平安。

  今年,他又要在工作中度过春节。人生41年,虽有近一半光景在无锡,但他依然想念武汉的年俗。

  叶聪:在春节,包括年饭、拜年的礼仪方面,我还是一个纯粹的武汉人。很多亲戚朋友在武汉,他们会寄过来糍粑、红菜苔、腊肉、腊鱼,我们家的年夜饭还是有很多武汉的特色。

  记者:一般怎么过年?

  叶聪:包饺子。

  记者: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