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淄博1月14日消息(记者孙莹 冯烁 淄博台记者刘江帆)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13日)开始,“张志超”这个名字便频频刷屏,而最高人民法院官微、官网同时权威发布的一条消息更是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这条消息的内容是: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审被告人张志超强奸、王广超包庇再审一案公开宣判,撤销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告张志超、王广超无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怀江、马玉萍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2005年,张志超因涉嫌强奸并杀害同校一名女生被当地警方刑拘。一年后,山东临沂中院以强奸罪判处张志超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昨天宣判后,张志超被当庭释放。审判长告知张志超、王广超可以向作出生效裁决的原审法院申请国家赔偿。那么张志超案改判的依据到底是什么?今后怎样才能防止此类错案再次发生?

  2020年1月13日,张志超、王广超和他们的家人,终于等来了无罪的判决。审判长宣布:一、撤销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临刑一初字第1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二、原审被告人张志超、王广超无罪;三、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怀江、马玉萍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重获自由,张志超首先感慨自由的天空真大啊:“这么多年我头一次出来看到这个天,感觉真的好大,以前在监狱里看到的天永远就那么一小块,出来以后感觉天真的好大,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2005年2月,15岁的山东省临沭县高一学生张志超,因涉嫌强奸并杀害同校一名女生被当地警方刑拘。一年后,山东临沂中院以强奸罪判处张志超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宣判后,张志超没有提出上诉。入狱5年之后,他和家人开始申诉。关于为什么时隔那么久才喊冤,张志超说:“在县检察院审查我的时候,我曾经向他们陈述过我是无罪的,希望他们重新审查。但是之后我又被县刑警大队带走审讯,遭遇了刑讯逼供。我当时绝望了,感觉在当地不可能有人为我伸冤了,我受不了那种折磨,也不敢再去申诉。”

  张志超说,在少管所随着年龄增长,学了一些法律知识,他终于开口喊冤,母亲也为他四处奔走申诉。“我学了一些法律知识,觉得不能接受这个不是自己的罪名,过了这么多年,才克服心里阴影,所以才重新申诉。感谢母亲这么多年为我辛苦奔波,感谢家里人的支持和帮助,这么多年一直相信我。”张志超说。

  2017年11月16日,最高法作出再审决定,认定张志超强奸致人死亡、另一被告人王某超对其包庇的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指令山东省高院再审此案。山东省高院于2018年2月8日对此案启动再审,又于2019年12月5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山东省高院再审查明,2005年1月10日6时许,被害人高某与同学王某某从高某家中离开。6时15分左右,二人进入临沭县第二中学新校分手后,高某失踪。同年2月11日14时04分,临沭县公安局接临沭县第二中学教师于某某报警称,在主教学楼三层西侧一停用的厕所内发现高某尸体。经鉴定,高某系被他人暴力作用于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山东省高院再审认定张志超实施强奸并致死高某,侮辱高某尸体的犯罪行为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体系,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

  张志超的代理律师王殿学分析:“首先没有任何客观证据指向张志超作案,比如现场的任何勘验鉴定均没有张志超的DNA,也没有张志超的生物痕迹,这与一般的有身体接触的案件,特别是强奸案是不相同的。而案发现场的相关物证,比如尸体身上有一个编织袋,它的来源是查不清楚的,也无法证明是张志超使用了编织袋。”

  另一位代理律师李逊说,再审开庭,检方提交了一份证据,“检方说,1572鉴定书上证明死者的尸体上没有被告人张志超的任何DNA、生物痕迹。”

  按照原审判决,张志超大约在三分半的时间里,需要完成强奸、杀人、藏尸、交代同案犯不报案,同时要跑下楼,穿过跑操的学生,去小卖部买一把锁回来,再把门锁上。律师做过实验,根本无法完成。“在一审判决书认定的高某被害的时间,张志超参加了升国旗跑早操,说明他是没有作案时间的。”王殿学说。

  经过多年申诉,冤案昭雪,长年奔走的张志超的母亲抑制不住大声痛哭,她带儿子回家的心愿终于可以实现了。“很激动,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就想带他回家。”她说。

  审判长告知张志超、王广超可以向作出生效裁决的原审法院申请国家赔偿。王殿学分析:“接下来提起国家赔偿会有精神损害赔偿的申请,张志超进去的时候15岁半,是一个未成年人,现在已经31岁。最好的时光待在了监狱,在精神损害方面应当给予很大的照顾。”

  对于冤错案件的预防,王殿学说:“案件的改判提醒办案机关在侦查案件时要更加注意客观证据,而不应该轻易地根据口供来定案,同时也使刑事诉讼法中证据确实充分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更加保障被告人的相关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