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周杰伦蔡徐坤超话大战”引关注 粉丝反思:没意义

2019-07-23 07:15: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7月23日消息(记者任梦岩)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很久没出新专辑的周杰伦意外登上了微博热搜头名。起因很简单,有网友发帖质疑周杰伦微博数据差,本来一个很普通的帖子,在被公众号、微博等广泛传播后,原先对数据并不关注的周杰伦的粉丝们坐不住了。刷榜教程在各大朋友圈、微信群转发,周杰伦的歌迷们拿起微博,进入超话社区,开始给偶像刷榜。

  根据超话社区的规则,每周日晚排名要清零重新计算。上周日,原本从未上榜的周杰伦超话不仅蹿升到第一,影响力数据甚至超越此前所有超级话题,突破一亿;即便是数据清零之后,截至目前,周杰伦仍然稳稳占据排名第一的位置。有趣的是,周杰伦本人并没有在新浪微博上有认证账号。

  就在周杰伦粉丝们调侃自己“重新营业”、战绩喜人的时候,反思的声音也开始出现:真正的赢家似乎不是周杰伦和他的粉丝们,而是新浪,甚至是卖超话积分的贩子。一场热热闹闹的超话大战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利益链和怪现状呢?

  7月16日,有位豆瓣用户发了篇名为《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啊》的帖子,帖子中写道“我一直看到有人说他票难买,他微博超话排名都上不了,转发评论都没破万。演唱会一般都是粉丝去看,他粉丝真的那么多吗?”

  帖子截图在第二天即被广泛传播,引发了长期以来不关注微博数据的周杰伦粉丝们的全力反击。冯先生得知自己的偶像被他人说“过气”后,从网上找到教程,“排除万难”开始给周杰伦打榜。冯先生说:“看到朋友圈说周杰伦过气了,对我们这种周杰伦粉丝来说他并没有过气,就寻思为周杰伦刷下榜,帮他推荐一下。在网上找教程,因为是第一次接触这个东西,不是很熟悉,挺费精力的,按照网上教程一步一步做,要点击关注,还要发帖子回复,也是挺麻烦的一个事情。”

  在粉丝不断助攻下,周杰伦超话向着第一名迈进,长期占据超话榜第一名的新生代人气偶像蔡徐坤突然又成了众矢之的。周杰伦、蔡徐坤双料粉丝小李突然发现,网上攻击蔡徐坤的声音又多了起来,除了“没有作品”“流量造假”等问题,对蔡徐坤粉丝的攻击也逐渐增多。小李说:“一开始我觉得挺好玩,说周杰伦粉丝加油,我们家蔡徐坤粉丝也要加油,但后来没想到这把火就烧到自己身上了,这件事就变成周杰伦和蔡徐坤的事,扩大化了。外界把蔡徐坤和他的粉丝都‘妖魔化’了,不得不说这一年多很委屈。”

  小李认为,无论是周杰伦还是蔡徐坤的粉丝基数都非常庞大,一小部分粉丝的极端言论被放大后,反而投射在所有粉丝身上,这是不公平也是不冷静的。小李说:“大家对‘流量’这个事不满,这个词也不是蔡徐坤时代出来的,但在蔡徐坤身上产生了爆发,大家把这些标签都贴在他的身上。在超话里1000个句子有900多句都很理智,就那么三四十个人不太理智,说了一些不理智的话,有人就把截图贴出来,挂上一个群体的名字,就成了这个群体的标签。”

  北京的叶女士在此前从来不知道微博超话是什么,对蔡徐坤也只停留在“知道”的印象,她觉得,粉丝们疯狂为周杰伦打榜,更多的是对自己青春时代的回忆。她说:“我觉得对得起自己中学生活的这些热爱,看到他要破亿了,我有点不太想玩了,但因为他们都说要凑1亿,我就觉得那就再凑一下吧,我把自己仅有能攒到的分数又加了进去,它真的过亿了,觉得还挺激动的。”

  但是激动过后,叶女士也在反思,为打榜而签到、领积分、做任务,这样的超话第一真的有意义吗?叶女士说:“以前完全不知道原来他们粉丝还有这样的操作,还有很多所谓的工作量需要去完成,但是我觉得超话没有任何意义,纯粹为了消耗粉丝精力而生。那些积分纯粹靠粉丝的行为攒出来,攒出来那么多分排一块,感觉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在这个过程中可能有一些获得感吧。”

  在粉丝们感到疲惫之际,另外一群人却赚得盆满钵满,在电商平台,超话榜的两项关键数据:影响力和粉丝数都可以买到,有大量卖家出售微博账号,粉丝可以通过购买账号快速积分,增加榜单影响力;也有卖家表示可以代刷“超话榜”影响力,50元为偶像刷1000影响力。

  而在某二手交易电商平台中,搜索“微博”二字就能找到大量微博小号,都是经过注册认证的账号,可改头像、昵称,最便宜的1元一个,还有的卖家声称,有自动做任务赚积分的“机器人账号”,售价25元一个。

  除了账号卖家,新浪超话App更是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大量活跃用户,周杰伦、蔡徐坤粉丝们纷纷加入战局的背后是微博的日活、发帖量、阅读数等数据逐渐攀升,只是在冲顶过后,一窝蜂加入的人群,能有多少人留下?

  22日,蔡徐坤粉丝团宣布退出各项数据榜单竞争,希望艺人可以专注于作品和舞台。和超话榜并列的“明星势力榜”也因为面对大量退款投诉而被北京市消协约谈。截至发稿,40岁的周杰伦依旧占据超话榜第一名,霸占榜单63周、即将21岁的蔡徐坤,跌至第三。

编辑: 高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