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神秘港口、神奇列车、神圣职责,这里是…… | 足迹

2019-05-29 09:42:00来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

  以中国海关为背景的电视剧《国门英雄》

  央广网重庆5月29日消息(记者刘臣龙)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电视剧《国门英雄》让“中国海关”的名字走进了大众视野。这一次我蹲点采访的目的地正是被誉为“长江上游第一关”的重庆海关。

 

  果园港

  肩负西南地区未来的“神秘港口”

  1906年重庆关旧貌 (央广网发 重庆海关供图)

  目前位于冉家坝的重庆海关大楼(央广网发 重庆海关供图)

  伴着一场大雨我来到了重庆海关关史陈列馆。一块界碑摆在大厅的正中间,碑上繁体刻着“重庆关”三个字,碑下有着这样一行说明:“1891年3月1号,重庆成立海关,第二年秋天在南岸太平渡刻石用为界。”领我入关的工作人员舒杨告诉我,重庆海关目前有12个隶属海关,他指着馆里的一张照片对我说,这个叫果园港的地方就是我要去的第一关。

   重庆果园港工作区(央广记者 赵聪聪 摄)

  2016年总书记考察重庆的时候曾站在果园港工作区说“这里大有希望”。今天,我站在山上能清晰地看到2.8公里的岸线,放眼望去有不少正在施工的高楼,重庆港海关货物查验科副科长周柯告诉我,08年以来,果园港先后经历了7次规划调整,这里已成为水运、铁路和公路的交汇之处。

  周柯:“果园港前面是个码头,后面就是铁路中心站,就是一个铁路站。然后在果园港办公室过去一点就是一个重庆的外环的高速路口。也就相当于什么,他那个点除了空运以外,就是水运、铁路和公路这三样在那地方的运输都非常的便利,就是个小枢纽,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是通过这个点来把整个西南片区的货运全部吸引到这个地方来。”

  重庆港海关货物查验科副科长周柯正为记者介绍果园港未来布局(央广记者 赵聪聪 摄)

  果园港水铁公多式联运已初具规模(央广记者 赵聪聪 摄)

  (央广网发 重庆海关供图)

  立在江边的重庆铁水联运示意图十分引人注目,地图上向左的箭头是中欧班列,冲右的是长江水道,下面是陆海新通道,“一带”和“一路”在图上一目了然。

  中欧班列(重庆)

  辐射半个欧亚大陆的“神奇列车”

  周柯建议我,要真正了解重庆海关,要先向西迎着长江逆流而上,于是,蹲点的第二天我便来到了我的第二关——中欧班列运输线。

  中欧班列(重庆)始发站和渝州海关所处的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央广记者 刘臣龙 摄)

  在中欧班列的始发站——团结村铁路集装箱中心,一个个集装箱正在机械臂的精准抓取下,被安放在一节节的车厢里。刚刚驶离的那辆列车挂了41节车厢,车厢里装满了重庆和西部省份生产的笔电、汽车配件、玩具等,他们的终点则是11179公里外的德国杜伊斯堡。

  海关关员张明建:“这边就是渝新欧始发的一个地方,从这个地方有两个出境的口岸一个是阿拉山口、一个是霍尔果斯,从这边过去它经过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最后到达德国杜伊斯堡……”

  张明建是一名老海关了,他回忆说,在中欧班列(重庆)没开通之前,这里几乎一周也听不到一声火车的汽笛,2009年渝州海关入驻时,负责监管铁路口岸的海关人员满打满算也就6个人,团结村那时候就是个四级铁路小站。而今天出现在我视野里的标有“中欧班列”的集装箱就有几十个,今年春天每天往返的中欧班列平均就有5班,渝州海关工作的关员也达到了近30人。毕竟现在若只有 6个人,估计连车厢上的关锁都挂不完。

  现在的团结村铁路集装箱中心(央广记者 刘臣龙 摄)

  海关关员李东锦:“夏天集装箱内能达到70多度,真的测过的,温度计爆表的……”

  这会儿,张明建的同事李东锦正在对中欧班列的货物进行查验,他刚刚接到了风险布控中心的指令,正准备赶往一节正在配载的车厢,对里面的货物进行最后的掏箱检查。

  李东锦和同事检查中欧班列集装箱(央广网发 重庆海关供图)

  李东锦和同事正在查验即将出口的工业生产零部件(央广网发 重庆海关供图)

  渝州海关关员监管中欧班列(央广网发 重庆海关供图)

  海关关员李东锦:“从我到渝州海关以来的话,我记得2016年发运进出境班列429列,2017年发运进出境班列725列。2018年发运进出境班列是1442列,就是中欧班列累计突破2000。每年基本上处于翻倍,然后目前按照今年的态势的话,从现在看来的话,今年起码会突破到1900列以上。所以在去年的基础上,去年我们已经非常的累了,今年可能在去年的基础上还要再涨1/3,或者是涨1/2,甚至涨到70%都是(有)可能。”

  李东锦嘴上说着累,但我能明显地从他脸上看到作为海关人的那份自豪。中欧班列(重庆)经过8年的稳定运行和发展,目前已经有阿拉山口、霍尔果斯、满洲里、二连浩特4个进出境口岸,运行的线路可以到达欧洲12个国家辐射40多个国际城市,现在已经发展成我国进出境口岸最多,开行路线最丰富、通道体系最完善的国际货运班列。

  让李东锦感到骄傲的还有,每年从欧洲各国开回来的班列,来自欧洲的食品、药物、高档汽车也被纷纷带了回来。在我看来,中欧班列(重庆)率先打通了“山城”进出口的任督二脉。

  海关人

  坚守在经济数据背后的“神圣职责”

  海关关员张明建:“去年我们走了一趟韩国在越南生产的电子产品,直接从这边上来到了重庆,然后我们这边大概也就十几秒钟就给他放行了,直接中欧班列发往了欧洲。”

  韩国设计,越南生产,在中国海关的监管下,搭乘中欧班列发往欧洲,这样的画面在2011年之前是不可想象的。也正是在重庆海关的监管下,中欧班列让重庆逐渐成为了“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一个新联结点。用张明建的话说,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和欧洲公司已经把中欧班列(重庆)作为了他们的首选运输方案,因为这样既省钱又省时间。

  邮政人员正在整理发往欧洲的货物 中欧班列(重庆运送)的邮包会专门用白色袋子包装来进行区分(央广记者 赵聪聪 摄)

  周易:“铭牌,铭牌,我看cc那个排量。”

  报关公司人员:“就说一定要看到发动机上面那个是吧?”

  周易:“你把许可证拿给我,我要看一下是不是150cc。”

  报关公司工作人员:“包装上面是看的到,但主要是看发动机上面那个,确实看不到!”

  周易:“看不到吗?”

  见到周易时,他正在集装箱堆起的迷宫后面,查验一辆即将出口墨西哥的摩托车。我也来到了自己采访的第6关——寸滩港。

  这个94年的大男孩,来重庆海关工作不过三年,却已经对货物查验的流程驾轻就熟,给我介绍起来也是一点不含糊。

  周易:“你看他报关单上面有的,他是一个某品牌的全地形车,汽油型的。需要对它发动机的排量,150cc进行一个核对。”

  寸滩港码头鳞次栉比的集装箱(央广记者 赵聪聪 摄)

  周易正在与报关公司人员核对摩托车发动机型号(央广记者 赵聪聪 摄)

  周易告诉我,虽然去年引进了“H986”大型集装箱查验设备,可是遇到这种涉及版权或是高风险的货物依然必须由查验人员亲自把关。机器只能查出有机物但无法分辨是普通植物还是大麻,海关人的双眼和经验为重庆外贸的安全和增长提供了值得信赖的保障。

  H986大型集装箱查验设备(央广记者 赵聪聪 摄)

  15天转瞬即逝,与刚到重庆时的场景颇为相似,临行前的一天一场大雨不期而至,我回到重庆海关总关,又一次走进了关史陈列馆,舒杨很认真地读出了黑色石板上的一行字。

  舒杨:“海关的足迹与时代同行,与开放同步,为城市的发展加注澎湃的动力……”

编辑: 高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