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致我们正在消逝的文化印记]巧手花馍传周礼

2017-05-03 07:52:00来源:央广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特别奉献《致我们正在消逝的文化印记》,这一季,我们聚焦中华美食,今天推出《巧手花馍传周礼》。

  央广网渭南5月3日消息(记者肖源 黄立新 刘涛)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清明节前后,渭北高原上的麦子,拔节疯长。

  黄河以西二十里,陕西合阳县护难村的行俊肖老人,一大早就起来和面,她应了客人的邀约,要制作一对老虎花馍,这是普遍流行于我国北方的,用面捏制的艺术品。

  “你看这面,现在就是面光了,手光了,盆光了。这就达到了和面的要求了。面不好就做不了好活。这是一连贯的。”

  面团在暖和的地方,饧三四十分钟,水分完全渗入面粉的每一个分子当中。面筋发挥着它的作用,硬梆梆的面团,变得柔软起来。行俊肖切出一小块,放在左手掌心,用右手的小鱼际揉搓着。

  顶针、小梳子、镊子、剪刀、笔帽……日常的这些小物件,都成了行俊肖最趁手的工具。一块块不同大小的面块,在行俊肖的手上,变成了一个个或圆或扁,形态各异的花馍零件。

  “赶紧烧火,”行俊肖笑着说,“老汉(老伴)整天专门就是,火工,给我烧火。”

  面,发上三五十分钟,再上锅蒸三五十分钟,雪白的花馍出锅。行俊肖戴上眼镜,和好染料,一手端着馍,一手捏着画笔。她说,“蒸馍做得再好,染得不好也不行,这就叫过度色。深桃红、浅桃红、金黄色、黄色、皂绿色、浅蓝的。”

  半个小时后,一对插在大馄饨上的小老虎,出现在行俊肖的手中。形态俊俏可爱,麦香浓郁,扑鼻而来。

点染老虎花馍的眉毛和鼻子

  出壶口,过龙门,蜿蜒的黄河在合阳县境内放缓了脚步。花馍,也叫面花,就在黄河东岸这个小地方生长着。

  相传,周文王的妻子太姒就出生在这里,而诗经的开篇《关雎》,吟唱的就是这对夫妻的爱情故事。合阳县文化馆原副馆长史耀增说,因着这样的文化传统,花馍,便不只是食物了,“应该说,周礼具体体现在合阳面花上。比如要走亲戚,要祭祀祖先,祭祀神灵,要给人们祝福,都是要用相应的面花来表示。我认为合阳的面花,它就是礼的承载物。”

  这些花馍,以花鸟鱼虫、飞禽走兽为原型,有寓意天作之合、浑全圆满的婚俗花馍;有给长辈拜寿的祝寿花馍;有祝福新人早生贵子的麒麟送子;也有期盼孩子活泼灵气的鱼儿变娃……它们的身上承载着千百年来的一方民俗。

行俊肖制作的龙凤呈祥零件

  “就像蒸这个插花馄饨,结婚用的。花鸟虫鱼气象新,蔬菜水果情谊真。蔬菜水果代表的就是柴米油盐酱醋。不能说天天吃肉喝酒,这就是好夫妻。也要有磕磕碰碰,也有酸辣苦甜,这才是体现出来夫妻的真爱、真情。”史耀增常常折服于这些关中妇女的奇思妙想,“她确实奇思妙想,但是又非常合情合理。不同的节令、不同的面花,到每一个人的手里创作又不一样,就完全表现出一种个性。”

行俊肖制作的花馍零件

  曾经自家制作的花馍,如今已经变成了可以卖钱的工艺品。行俊肖做的十二生肖,拇指大小,一枚15元钱。因为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行俊肖每年还要在县里开上几次讲座。既能赚钱,还能出名。但对于花馍,行俊肖却有着自己的忧虑,“徒弟的话,得有二十来个。四十多岁以上的六十岁以下的。年轻的像二三十岁的少。民间工艺,年轻人嫌来钱慢,不愿意学,都看不上这个事儿。”

  30岁的张瑞红,论起来,应该算是行俊肖的徒孙辈了,也是行俊肖手下为数不多的,对这项传统手艺感兴趣的年轻人。行俊肖感慨,“这就是业余的一点爱好,年轻人不学这个的,基本上都出去打工了。面花,学的话有个过程,必须学个几年才能自己独自去做,比较慢。年轻人嫌这个见效比较慢,所以他们就出去打工。”

 平常,行俊肖会坐着老伴的三轮车,走街串巷招收学员。

  如今,花馍挣钱,也不愁销路。但在史耀增看来,市场,拯救了花馍,也困扰着花馍,“把这个作为一种挣钱的手段,并不像过去那种农村妇女,完全是出于一种对民间艺术的喜爱。现在学习的这些人,这个样子的文化内涵是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所以把原来这种传承体系打破了。所以这市场经济,它往往有一些我们无可奈何的地方。”

  做的人不走心,用的人就更不明白花馍背后的文化与用意。文化在流变,生活的节奏在加快,原有的民间仪式在渐渐淡化,没有了仪式,花馍的功能也就弱化了一大半,“仪式都比不上过去了,没有那么庄重,淡化得厉害,现在进一步,更简化了,干脆不蒸馍了,拿一袋面、一壶油,表示我把这个花馍给你带来了,但实际上这个仪式完全没有了。”

行俊肖蒸的老虎花馍

  阳春三月,行俊肖家院子里两棵二十年树龄的杏树,抽着新芽。枝头满满的粉色的花,招来蜜蜂嗡嗡地穿梭忙碌。老祖先们留下的手艺,在行俊肖与她的徒子徒孙之间,手口相传。

  行俊肖的徒孙:看我做的这个尾巴。

  行俊肖:爪子绞得太靠后了。绞到地方上,看着就顺眼。

  行俊肖的徒弟:师父,你看,这个肚子肥的程度怎么样啊?

  行俊肖:头没捏起来,头捏起来了就精神了。

  花馍,是行俊肖的绝活儿,但行俊肖害怕,这活儿真的绝了。她说,希望自己百年之后,还有人在传承这门手艺,“七十岁了,再能做几年呢?!我死的时候只要把手艺留下就好了,我再不求什么。”

编辑: 姜萍
关键词: 文化印记;花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