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尘暴中的鸟巢(央广网记者 韩靖 摄)

  央广网北京3月15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此次沙尘天气覆盖面非常广,包括新疆、内蒙古、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北、北京、天津、黑龙江、吉林、辽宁等12省市都笼罩在沙尘之中,出现如此大范围的沙尘天气究竟是由哪些原因造成的呢?
  中国气象局环境气象中心主任张碧辉表示,主要有以下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因为前期整个蒙古国,包括我国西北地区气温偏高明显,普遍偏高5-8摄氏度,外蒙古大部分地区近期降水比较稀少,地表条件非常有利于沙尘天气的发生;第二个方面是受较强的蒙古气旋的影响,从新疆北部、甘肃中西部、内蒙古大部,包括华北北部这些地区,都先后出现了六到八级的阵风天气,为这次沙尘天气的发生,提供了非常好的热力和动力条件。”
  有网友表示,类似的天气大概只有在小学、初中的时候才遇到过。大概十几年前,我们的确经历过类似的漫天黄沙的日子。相比过去,这次沙尘天气达到了怎样的级别呢?
  张碧辉主任表示,“目前,从已经发生的沙尘天气上来看,这次沙尘天气影响范围非常大,包括沙尘暴、强沙尘暴已经影响到我国的西北及华北地区。从整个强度上来看,这次是近十年以来最强的一次沙尘暴天气过程,目前已经达到强沙尘暴的级别。”
  近几年,北方地区的极端沙尘天气已经明显减少,防护林的作用不可小觑。曾有一段时间,有人质疑防护林减少了沙尘,但是增加了雾霾。这一次又有网友质疑防护林开了口子,吹走了雾霾,迎来了沙尘暴。事实到底是不是这样呢?张碧辉表示,“防护林主要是近地面的地表植被的一些变化,所以它对整个风场的影响范围非常有限,而且相对于这种非常强的天气过程来说,防护林对风产生影响,进而影响沙尘天气,我们觉得这种影响非常小,基本是可忽略的。”
  许久不见的沙尘暴再次来袭,也让很多人担心沙尘暴天气是否回归常态化?张碧辉解释,从成因来看,是由于前期北方地区升温、降水偏少,加上高强度的蒙古气旋“配合”才得以达成,而这种情况较为罕见,不太容易成为常态。
  “我们觉得这两种条件配合得那么好,不是一种常态化的天气。从目前地面风场的预报来看,偏南风的天气主要出现在16日,所以可能受这种沙尘回流的影响,对北京的PM10沙尘天气还会有一定的影响。到17日,整个风向转为偏东的一个气流,另外在下游的江淮这一带,也有比较明显的降水天气,所以这种沙尘天气不会出现长时间在京津冀地区来回打转的情况。”
  即便这几年防沙固沙的工作在稳步推进中,但春季既容易刮大风扬尘又容易与雾霾相伴,似乎是大家对于北方城市的普遍印象,为什么这两种极端天气如此偏爱春季呢?雾霾和沙尘天之间有没有一些必然联系呢?
  张碧辉告诉大家:“因为春季本身冷暖空气交替会比较频繁,像前期三月以来这种雾霾天气,它主要是由于前期整个静稳的条件,长时间没有冷空气活动,所以一方面出现了这种比较大范围的升温,北方这些地区有些部分站点温度已经创造了历史同期的极值,持续的静稳天气下也没有有效的系统性降水,所以北方地区尤其是沙源地这一块儿整体降水偏少,土壤湿度是偏干的。另外一方面,由于持续的静稳没有冷空气活动导致冷空气势力堆积,所以这次冷空气下来,就形成比较明显的冷暖气团的交锋,形成蒙古气旋和冷高压之间非常强的气压梯度力,所以会相应出现大风、沙尘天气。这种雾霾和沙尘天气,从某种程度上讲还是有一定的前后的延续性。”
  面对环境和发展之间的平衡,除了气象部门作出有效预警之外,还需要哪些部门共同协作才能让我们彻底拥有蓝天呢?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因为前一段时间京津冀遭遇了污染过程,而且也是近几年比较少见的一个污染过程,也提醒我们当前面临生态环境保护结构性、根源性、趋势性的压力,总体上还没有得到根本的缓解,最突出的是以重化工为主的产业结构、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和以公路货运为主的运输结构没有根本改变,污染排放和生态破坏的严峻形势还没有根本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