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6月18日消息(总台央广记者任梦岩)6月16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举行2022届毕业典礼,来自四川凉山的彝族小伙苏正民作为毕业生代表在发言中感谢学校对他的培养教育。作为一名民商法专业的本科毕业生,苏正民的毕业论文写了两万五千多字,论文结尾的致谢部分,他用6000多字回顾了自己虽“坎坷崎岖”但“充满光亮和希望”的求学之路,感谢成长道路上帮助过他的人。总台央广记者对话阳光、向上的苏正民。

 

电话那头的苏正民语速飞快,思维敏捷,很难想象,四年前刚上大学时,他完全是“凉山口音”,小学三年级之前还只会讲彝语。苏正民说,自己是靠着一代代支教老师、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不放弃他的凉山当地教师、大学里老师们的帮助,才有了今天,想感谢的人,实在太多。

苏正民的家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喜德县沙马拉达乡,家里条件差,父亲读过三年小学、母亲不识字,小学时他就发现,由于生活条件太艰苦,很多本地老师都选择了离开,但很多来自大城市的支教老师,却留了下来。

苏正民:小时候是在村小上学,以前当地的老师都留不下,来了很多支教老师。当时普通话遇到一个比较大的困难,就是不会讲汉语,很多小孩因为这个原因没有读成,我们是在父亲的鼓励下一直读到差不多三年级才开始听懂汉语。很多支教老师当时对我的影响很深刻,因为很多我们当地的老师都留不下来,但是他们选择在这个地方扎根,然后把我们给教了出来。

苏正民回忆,小学时靠着父亲捡废品拿回来的四大名著和亲戚翻烂的汉语字典,一点点照着读下来,成绩居然突飞猛进,考上了西昌的初中。他初二时,父亲因病去世,为了给父亲治病,家里花光了积蓄,他和姐姐都辍学了,当时上初中的他回家种地,上高中的姐姐进厂打工。幸运的是,有当地政府和老师的帮助,还有社会的资助,让他在辍学两个月后,又回到了学校。

苏正民:父亲治病把家里面的积蓄都花光了,还欠下很多钱。当时我姐姐在读高中,姐姐就偷偷把学退了去电子厂打工,一直到今天,姐姐依旧在浙江宁波的电子厂。当时我是选择在家里面种地,我们还有个妹妹,觉得妹妹比较聪明,把读书机会让给她,所以不愿意回去读书,村里面帮我们申请到了低保,学校提供了助学金,然后还有《天津日报》的张俊兰记者,张妈妈给我和妹妹提供了资助,这样才回到学校。

苏正民说,自己高考时得益于少数民族预科招生计划,来到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法律,虽然走出了大山,来到了大城市,但普通话不好、穿着打扮土气,不愿意也不敢和同学们有更多接触。是老师们“推着他”,为他报名参加各种培训,直到一次偶然的演讲比赛获奖,让苏正民的心态发生彻底改变。

苏正民:有两个巧合,一个是当时我们学校有一个新生征文活动,我妹妹就怂恿我去报名,最后没想到获了奖。当时就来讲自己的创作初衷,当时真的很紧张,话都快说不出来了,老师好像看到了我这一点,大二的时候,湖北省有一个比较大的演讲比赛叫做百生讲坛,老师就推荐我去参加,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参加过演讲比赛,我又不好意思拒绝老师,就愁得整晚睡不着。当时老师就跟我讲,“你就把你自己的成长故事给大家讲出来”。老师一个字一个字教我该怎么发音,最后得了第二名。这件事对我触动特别大,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没有自己觉得的那么差劲、那么不行,这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觉得“我好像还可以”。

从高中开始,苏正民就在努力回馈社会对他的帮助。高三至今的32次献血、加入中华骨髓库、签署器官遗体捐献协议,他还号召妹妹一起,做出了“三献”承诺。

苏正民:献血是从2017年高中毕业以后做的,当时是抱着两个想法,一是觉得高中毕业了,也算是成年吧,给自己送一个成年礼物;另外,想做一点回馈社会的事情,对当时的我而言,献血是我最容易做到的事情,从2017年一直做到现在,2022年一共献了32次血,再到后来加入了中华骨髓库,还有签署了器官遗体捐献协议,然后实现了一个“三献”的小目标。我妹妹跟我一样,也是献血,加入骨髓库,还有签署器官、遗体捐献,疫情期间,因为血站的需求量比较大,跟凉山州中心血站承诺只要有需要,随叫随到,2020年1月到6月期间,一共献了8次成分血。

上大学后,他和几位同学发起了阿依助学计划,又在凉山州教育基金会的帮助下成立了阿依助学专项基金,“阿依”就是彝语“儿童”的意思,苏正民说当他还是阿依的时候,收获了很多关爱,如今他也要为其他阿依带去了这份温暖。

苏正民:阿依助学计划是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发起的,初衷就是一天节约一块钱,一个月节约30块钱,每个同学们都能做到,然后我们用这个钱去做助学金,去资助家乡一些困难的孩子。从2019年做到现在,已经有200多个人加入了我们,资助了66名家乡贫困学子。阿依助学专项基金是在学校和凉山州教育基金会的帮助下成立的,向社会进行一些公募,我们主要做一些帮扶的活动,比如艺术拓展的夏令营、冬令营,还有公益讲座,以及阿依公寓、书屋等,还有一些书信活动。

已经保研的苏正民报名了研究生支教团,要回凉山支教一年。他立志在研究生毕业后,也要回到凉山,因为正是那么多人帮了自己,才有了“大学生苏正民”。

苏正民:我母亲是一个比较淳朴的人,她也一直告诉我们,别人如果给了你一碗米,就要回馈别人一袋或者十袋米。我去读大学的时候,她只给我提了一个要求,好好学习,一定要回报党和国家以及社会对我们一家人的帮助。辍学这段经历之前,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读书到底有多重要,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受到这么多人帮助之后,我慢慢觉得,人好像不能只为了自己而活着,一定要回馈他们,可能我更了解凉山这个地方是什么样,也知道这些小孩缺什么,所以就回去吧,我觉得是对党和国家、对社会的感恩和回馈。

编辑:赵亚芸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