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台记者看世界!大家好,我是总台驻美国记者刘骁骞。

雷声小,雨点也小的第九届美洲峰会上周五,终于在美国的洛杉矶落下帷幕。这是我第三次在现场报道美洲峰会,很自然地会和之前的采访经历进行比较。我发现既有相同,又有不同。

美洲峰会的全称是美洲国家首脑会议,顾名思义,就是整个美洲地区,包括北美,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国家领导人们碰头开会。它最早是由美国克林顿政府在1994年创办,地点是迈阿密,由于它每隔三年或者四年才开一次,过去的20多年里基本上都在拉美国家召开。

我们首先来看相同之处,那就是美洲峰会一向是拉美国家讨伐美国的场所。这一次在洛杉矶召开的美洲峰会,拜登政府由于不邀请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领导人参会,遭到了多个美洲国家的批评和抵制,甚至连对于美国来说最重要的拉美邻国墨西哥也在开幕前一刻临时爽约,集体指控美国是“假民主,真霸权”。

其实,每次召开美洲峰会,美国在场内场外都是靶心。比方说2012年在哥伦比亚卡塔赫纳召开的第六届美洲峰会,最大的新闻是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11名特情局员工爆出丑闻,让美国代表团颜面尽失。在2015年的巴拿马美洲峰会上,虽然一直被美洲峰会拒之门外的古巴首次受邀,但在坐满各国元首的圆桌会议上,包括劳尔卡斯特罗在内的一众拉美元首都抓住机会,集体数落美国对于拉美稳定的干涉和破坏。到了2018年的秘鲁美洲峰会上,当时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干脆不参加,避免遭到围攻。

美国主办的本届美洲峰会,遭多国抵制(图为美洲峰会圆桌会议现场)

很多人不知道,洛杉矶举办美洲峰会是特朗普在2019年决定的,虽然最终入主白宫的是拜登,可是换汤不换药,美国的对拉美政策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这一次的峰会成为美洲峰会创立以来参会领导人最少的一届。

说完相同之处,这一次的美洲峰会又有什么不同的呢?虽然历届美洲峰会极少会有文本类型的合作协议成果,但因为有重量级的嘉宾,所以算得上是区域的盛会,全球媒体都会前往报道。在之前几次举办美洲峰会的城市,峰会开始前好几天,就能感受到很热烈的气氛,而且参会的各国也会派出庞大的代表团,参加经贸文化的多边会议和交流活动,非常热闹。

但是这一次,显得非常冷清,峰会开幕的第一天,很难像原来美洲峰会那样有络绎不绝的参会人群,让我这个已经报道过很多届峰会的记者,感到很陌生。

还有一个例子也能说明峰会不受关注的程度。在之前的峰会上,美联社的直播团队会专门派一个队伍到峰会现场设立连线点,让国内外的电视媒体使用他们的直播业务,但这一次,美联社的决定是——不派人,因为基本上没有收到订单,也就是说很多主流媒体都不去现场报道了。

峰会场内很冷清,场外却时不时很热闹,因为美国当地好几个民权组织共同组织了游行活动,抗议美洲峰会。他们把这一次的美洲峰会称作拜登的“排外峰会”,还举着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的国旗,从市中心一路游行到会场外。这不禁让人想问,白宫的对外政策,在多大程度上能代表美国民间呢?

美洲峰会会场外,抗议民众高举写有“没有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就不是美洲”字样的标语,抵制美洲峰会(刘骁骞 摄)

民众抗议美国对古巴的长期制裁(刘骁骞 摄)

抗议人群手举各种标语反对美国对拉美稳定的破坏和干涉(刘骁骞 摄)

这次美洲峰会的主题,是“建设可持续、有弹性、讲公正的未来”,然而外界看到的却是“空洞”与“分裂”。

以上是总台驻美国记者刘骁骞在当地的观察。

本期《总台记者看世界》作者:总台驻美国记者刘骁骞

(出自中国之声专栏《总台记者看世界》)

监制丨赵九骁

记者丨刘骁骞

编辑丨杨波

编辑:高杨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