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台记者看世界!大家好,我是总台驻日本记者何欣蕾。

今天我想带大家聚焦依然被核辐射阴云笼罩的日本福岛。日本政府从本月12日起,对福岛县葛尾村解除“返乡困难区域”的避难指示,并且在该区域内设置“复兴据点”,供民众重新开始居住和农业生产。2011年福岛核电站发生核事故后,由于核电站周边受到污染的区域不适宜居住,日本政府将这些区域定为“返乡困难区域”。那么实际上,福岛核事故灾区的重建,是否真的像日本政府所说的那样,让人觉得安心安全呢?

福岛当地冷清的街道(何欣蕾 摄)

在福岛核事故灾区的大熊町,为了让解除消费市场对核污染的恐惧,从2018年开始实验性地开设了一个百分百室内栽培的草莓农田。尽管4年过去了,农场负责人德田辰吾仍然坦言,劳动力不足是经营面临的最大问题。

大熊町在核事故之前有超过11000人的常住人口,但是目前尽管日本政府不断在解除当地的“核事故避难指示”,实际上只有约1200人返回当地生活,这个数字只占登记人口的一成左右。德田辰吾告诉我,目前这个农场工作人员有18人,还存在30-40人的用工缺口。在核事故灾区,外地人口不肯来,外迁避难的居民不愿意返乡,是普遍存在的情况。而距离福岛核电站不到十公里的双叶町,也面临同样的难题。

在福岛核事故之前,福岛县的双叶町有登记人口7100人,核事故让双叶町95%的区域成为了“返乡困难区域”,而11年过去,直到现在双叶町的常住人口为零。双叶町预计从今年6月起,逐步解除“返乡困难区域”的限制。经历了核事故污染的老城区正在被拆除,全新的车站、政府办公区已经在兴建,然而未来有多少居民愿意返乡居住,还是个未知数。

福岛核事故之后,福岛县内面临着沉重的核污染清理难题。其中福岛核电站中每天都在产生的核污染水成为一大难题,截至今年5月26日,福岛核电站已经累计储存超过130万吨核污染水。根据日本政府的决定,将从2023年春天开始将核污染水排放入海,而这无疑让福岛从此背上“辐岛”的恶名,核辐射的“辐”。而排污入海的决定,受到了超过7成福岛民众的反对。

2021年4月日本政府发布排海决定,福岛县生活协同组合联合会和宫城县生活协同组合联合会等4个民间团体组织,从当年6月开始发起反对核污水的签名活动,目前已经有将近20万人进行了签名。年过60岁的渡边馨,是土生土长的福岛人,他作为福岛反对核污水民间团体成员,在第一时间参加了反对排海的签名活动。

关于核污水的排海决定,一面是民间的反对声浪,一面却是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的一意孤行。今年5月,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认可了东京电力公司关于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的排海方案。根据东京电力公司的计划,将从2023年春季开始,把核污水用海水稀释,再通过海底隧道在近海约1公里处排放。而这无疑将会对福岛当地的海洋环境以及当地的渔业造成沉重打击。

除了福岛的渔业和水产业等相关产业外,福岛的农业以及旅游业等也无疑将受到核污水排海的负面影响。今年50岁的远藤秀文,是福岛县富冈町人,在核事故发生之后,他始终希望能为振兴家乡出一份力。2018年起,远藤秀文正式着手在海边打造一个葡萄酒庄园,希望以此来带动观光服务业。但是核污染水的排海计划,又让他的美好愿望再次蒙上阴影。

福岛县富冈红酒庄园代表理事远藤秀文担心核污水排海后福岛产品的市场信誉度受损 (何欣蕾 摄)

核污染水排海计划不仅让福岛当地深受其害,还会污染全人类共用的海洋环境,甚至让“核污染”标签成为福岛在国际社会上甩不掉的记号。一方面,东京电力公司从6月份开始将会进一步推进排海工程的施工,另一方面,民众反对核污染水排海的呼声也更加迫切。

好了,以上就是总台驻日本记者何欣蕾在当地的观察!

本期《总台记者看世界》作者:总台驻日本记者 何欣蕾

(出自中国之声专栏《总台记者看世界》)

监制丨李天娇

记者丨何欣蕾

编辑丨杨博宇

编辑:郑皓月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