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9月12日消息(记者李思默 冯烁)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关于外卖骑手权益的话题此前曾引发现象级讨论。随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多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在此背景下,美团外卖日前首次公开了骑手配送时间计算规则以及预估送达时间的算法逻辑。

这些改进举措能否切实维护骑手权益,同时改善用户体验?从试点反馈看效果又如何?

外卖骑手(资料图)

美团外卖骑手服务部工作人员李乔威介绍说,在美团,算法测算出的“预估到达时间”其实不是一个时间,而是四个时间,也就是“模型预估时间”和“三层保护时间”。其中“三层保护时间”中包括:“城市通行状态特性下估算时间”“出餐到店取餐等配送各场景累加估算时间”和“配送距离估算时间”。”因为我们担心模型预估时间与现实情况不符,导致骑手配送压力增加。为了保护骑手,我们会从四个时间计算结果里,选择一个最长的,作为预估的最终送达时间。”

李乔威说,大家在订单页面看到的,就是算法选定的那个最长时间。比如骑手小王本单的“模型预估时间”为45分钟,“三层保护时间”分别为40分钟、50分钟和42分钟,则他的最终预估到达时间为50分钟。

因为外卖配送场景复杂且多变,美团外卖在部分城市试点将订单的预计送达时间由原先的“时间点”变更为弹性的“时间段”。

李乔威解释说:“从‘时间点’改为‘时间段’的试点,是因为我们发现骑手在送餐的过程中存在一些难度比较高的特殊场景,比如距离远、单量多,为了降低这些困难场景的配送难度,我们今年上半年在长沙、苏州、杭州等一些城市去试点,给40多万用户发放了调研问卷,大约有65%的用户表示愿意尝试‘时间段’的这种方式。”

从试点反馈来看,新算法机制下用户对骑手的差评率降低了50.7%。

李乔威说:“预估到达‘时间段’的这种方式,让用户对送餐时间有了更合理的预期,也减少了骑手在这些特殊情况下送餐的压力。未来我们还会在更多的场景和更多的城市去推广这一项改进。”

此外,美团骑手恳谈会调查还显示,75%的骑手认为商家出餐速度慢和最后几百米交付难是影响配送时间的重要因素。为此,美团外卖在对超时订单和客诉订单做了大量数据分析后,决定将针对“出餐慢”和“交付难”的重点场景进行“补时”,以便为骑手预留出足够的交付时间。

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网约货车司机……这些身影穿梭于城市道路中,被誉为城市的毛细血管,而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数据显示,当前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达2亿人,其中包括大量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这些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权益如何更好地去保障?

9月10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会同交通运输部、市场监管总局、全国总工会召开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就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对美团、饿了么、滴滴、达达等10家头部平台企业开展联合行政指导,要求头部平台企业要走在前头做示范,积极履行用工责任。

根据多部门披露的数据,当前我国外卖送餐员的规模已达770万。针对近几年外卖送餐员遭遇意外事故保障不到位的情况,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表示,人社部正在制定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办法,拟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

“初步考虑要明确这些平台从业人员的职业伤害保障是一个社会保险的定位,是由政府来主导的。先从社会各界关注度较高、职业伤害风险较大的出行、外卖、即时配送、同城货运这些行业入手,选择部分工作基础较好的省市先行试点。”游钧说。

去年,一篇反映外卖骑手生存状态的报道揭示了外卖骑手面临的困境:由于规定的配送时间越来越短,外卖骑手越来越难,不得不超速、闯红灯、逆行,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急剧上升。近日,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从保障外卖送餐员劳动收入、劳动安全等方面提出全方位要求。

市场监管总局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司司长庞锦表示,平台应当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不得通过算法等手段侵害劳动者的正当权益。发挥平台的技术优势,优化外卖送餐员往返路线,降低劳动强度,科学确定订单饱和度,合理确定工作时长,切实保障劳动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