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3月29日消息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联合全国广播电台共同推出特别报道《中国共产党百年瞬间》。本期推出:索南达杰与可可西里保卫战。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可可西里地区的藏羚羊遭到大批偷猎者无情猎杀,一度濒临灭绝。1992年,时任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委副书记的索南达杰挺身而出,带头创立了中国第一支武装反盗猎队伍——治多县西部工作委员会,公开向盗猎盗采分子“宣战”。曾经担任索南达杰秘书的扎西多杰说,当时的工作环境异常恶劣而且充满危险。

扎西多杰:索南达杰进去工作一段时间以后,他得出来的一句话就是,可可西里不是无人区,是无法区。所以它是这么一个状态,没有任何的管理措施,也没有管理主体,完全是一个“黑吃黑”的状态。

在担任西部工委书记期间,索南达杰先后十二次进入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的可可西里无人区,抓获八伙非法持枪盗猎集团,有力地打击了盗猎活动,同时也更坚定了他心中的目标——成立一个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

这位铁骨铮铮的藏族汉子曾立下壮言:“如果保护可可西里需要死人,就让我死在最前面!”没成想却一语成谶。1994年1月18日,索南达杰在押送盗猎分子时突遭袭击,在无人区与18名持枪盗猎分子的搏斗中壮烈牺牲,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0岁。

纪实寻访节目《闪亮的名字》

犯罪分子:索书记啊,索书记,咱们谈一谈嘛!

索南达杰:你杀了我那么多羊,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犯罪分子:索书记啊,现在你的人在我们手里,枪也在我们手里,你把皮子还给我们吧,把事情私了了,完了嘛。

索南达杰:出去,我跟魔鬼不做交易!

第二天,人们找到索南达杰时,发现他的遗体已经被可可西里寒冷的风雪冻成了一尊不屈的冰雕,他俯卧在地,双目圆睁,右手依然保持着扣动扳机的姿势。

索南达杰的长子索南仁青:我父亲每次进山会把准确的日子给我们发过来,完了以后,什么时候到家的日子也给我们发过来。但是唯独这一次什么时候到家,他就没写,他可能自己知道处境非常危险,有可能进去就出不来了。

可可西里

在索南达杰守护可可西里的540多天里,共有354天是在可可西里度过的,他也成为中国第一位为保护野生动物而牺牲的政府官员。索南达杰牺牲后,一座以他名字命名的保护站在可可西里建立。人们对这位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大自然之子”的评价是:党的优秀干部,藏族人民的好儿子。

索南达杰的战友靳炎祖:他如果现在还活着,他看到这里,现在就是我们当时期盼的那种政策,重视环保,改变家乡的面貌。

1995年,可可西里省级自然保护区成立,两年后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17年,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索南达杰,这位伟大的“环保卫士”,这位孤独的先行者,用他纯洁的生命为中国的环境保护事业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监制:高岩

策划:武俊山 李谦

主笔:吴菁 葛修远

播讲:长悦

统筹:朱星晓 王泽华

制作:单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