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淮安10月22日消息(总台央广记者白杰戈 淮安台记者戴璐璐)2019年度全国“打黄扫非”十大案件之一的江苏淮安盗版图书案本周二(20日)下午开庭。这起案件由知名儿童文学作家郑渊洁实名举报,中宣部版权管理局等四部门挂牌督办。案情显示,被告人选择热门的图书作为盗版对象,在多家电商平台销售,并且真假混杂,给调查认定工作带来更多挑战。

  案件星期二(20日)下午在江苏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由淮安市人民检察院向被告单位北京的两家图书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及被告人王某等11人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2017年4月以来,王某为了牟取更多利润,以自己实际经营并和母亲共同担任法人的两家公司作为掩护,取得销售图书许可,购买侵犯著作权的书籍印刷文稿,交付印刷,并贴上专门印制的“防伪标识”,通过网络平台销售,再从仓储点通过物流发货,形成制版、印刷、储存、运输、销售、制作防伪标识等“一条龙”。公诉人、淮安市人民检察院第三检察部员检察官李玥介绍:“这个案件本身从整个犯罪团伙来说,它有生产印刷,甚至分为黑白印和彩印,它有销售,还有专门提供电子盗版图书的电子文稿,提供盗版图书的商标防伪标,整个组织架构很完备,而且涉及的人员众多。”

  执法部门调查显示,为了躲避侦查、迷惑客户,被告人有意将相关环节分离,形成“在北京接单、在河北印刷、在江苏淮安和北京通州发货”的格局。江苏淮安的仓库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头,王某身在北京就能通过电脑、手机实时监控货物往来情况,甚至可以看到执法人员上门调查。

  这起案件源自去年2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接到“反盗版形象大使”、知名儿童文学作家郑渊洁的实名举报称,在一家知名电商网站发现自己的“郑渊洁四大名传”“皮皮鲁总动员”等系列图书以低于五折的价格销售,怀疑是盗版。郑渊洁的打假团队调查发现,这家网店的经营就是本次涉案的两家公司,他们具有出版物经营许可证,甚至还曾经从郑渊洁的公司批发过少量“皮皮鲁总动员”等系列图书。不过,虽然两家公司都在北京注册,但从他们的网店购买的图书,发货地址却显示在江苏淮安。

  执法队伍在淮安的一处仓库里找到了涉案的图书,经过相关出版社鉴定,是正版和盗版混装。公诉人介绍,真假混杂也是被告人逃避执法的方式,也给调查认定工作带来挑战。“因为他在网络平台上开了很多网店,同样他是以两个公司的名义注册不同的网店,而每个网店都是真假掺卖,这样假货跟真货是一样的价格,所以导致我们在最后单纯从每个网店出发的话,没有办法通过网店的销售情况来甄别它售假的数量。最后我们认定的路径是从源头,从生产印刷的那个地方,他一共提供了多少侵权盗版书,从源头认定了犯罪数量。”

  涉案的盗版图书还包括余华、路遥等知名作家的作品。王某在庭审中表示,他们会根据热门程度,选择受欢迎的图书作为盗版对象。王某说:“比如说他拿一个清单,大概里面有100本书,我可能看网上销量,觉得其中50种可以印刷,然后我就会跟他说,比如这50本销量多可以印刷。”

  至于为什么有合法资质的公司,还要从事盗版活动。王某说,自己2003年大学毕业后曾经在出版社工作,后来自己开公司,主要销售建筑类的图书,经营状况也不错,一直到2017年,另一名被告人李某找到他。“他给我开出来的条件待遇非常好,可以让我们先销售,再结账,如果没卖掉的可以退回。我就觉得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另外一点原因我觉得对我来说是比较直接和重要的,虚荣心。我虽然在建筑图书这个行业做了大概十几年,销售额也在全国名列前茅。但是可能由于年龄的原因,我始终没有在这个行业获得太多的话语权,我太自负了,太想让自己得到这些话语权了,他想让别人认为我不但建筑书卖得好,什么书都可以卖得很好,我选择了做盗版,很后悔。”

  王某在庭审中辩称,做盗版从印刷、仓储等环节的成本都要自己承担,为了拼销量还要打折,“并没有赚到什么钱”。起诉书指控,被告共印刷、销售侵犯著作权书籍100余万册,被侵权出版社21家,总码洋(总定价)9000余万元,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法院将择期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