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气预报 | 中央台节目时间表 | 进入邮箱 | 收藏本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之声官方网站

返回中广网首页 | 中国之声首页 | 返回新闻和报纸摘要 | RSS订阅邮件订阅

罗厚
[进入论坛]  [打印本页] [关闭]中广网    02月18日

   

   广播网页面改版,要写东西介绍一下自已,简历之类。好久都没有写过简历了。也不爱写简历。究其原因,是因为写简历算得上是一次小小的回忆。王朔写过一篇东西,叫《现在就开始回忆》,之后果然再也没有好作品面世。可见不到回忆的年龄就开始怀旧,是很危险的。另外一个原因,其实也是最本质原因:怀出旧来没有精采之处,不足让人驻目一看。但总得说几句:本人生于七十年代,祖籍贵州,有彝族血统,大学学的是历史,受命在《报摘》审稿,深感责任重大,诚惶诚恐。报摘是中国广播界第一品牌,不允许滴水之漏,不允许毫厘之误。但有幸赶上广播复兴的历史机遇期,自当奋力前行,守好几代广播前辈辛苦打造的《报摘》。不行,太短了,再说几句:业余爱好:下军旗,陪儿子做奥数。还是短,再附一篇以前的小文章,凑下字数。

挤车记趣

    从昌平县城到复兴门,家距单位约五十公里,单程需费两个小时,对挤车抢座可谓颇有心得。

    两小时的车程,最好是有个座位,这样会舒服一点——最理想的座位当然是靠窗的单人座,在背光的一面,避免烈日曝晒最好不过。如果没座了,那就找个好的站位,别挨着车门,手能就近有扶的地方。汽车前部隆起的小台子上是比较好的站位,不过这下面就是汽车发动机,脚底下温度会稍高10度20度,但我觉得完全在可忍受的程度之内。尤其夏天,很多人难耐头上冒汗同时脚下烘烤的苦处,我就乐得一个人占据这一两平方米的地盘,还颇有点众人皆弱我独强悍的小小自得感;很多时候汽车上已然是人贴人,有时被挤成相片,有时无立锥之地双脚悬空,但为赶时间不误事,也只好硬挤,只要上车便是成功;最惨的当然是死活上不去车,8点上班而9点还在路上,要没什么急事还成,一次两次的也能被原谅,不过次数多了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真要把事误了,只好归属于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范畴,那滋味也是相当难受。另外还有一种意外是车在高速路上熄火,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干着急,一点辙没有。

    因此每天出门,上车抢座是第一要务。当然要到总站去才能保证有座,所以我总是多骑5、6分钟自行车,到稍远一点的总站上车,不,严格来讲是去抢座。要说起抢座,可是很有决窍,具体心得可与大家分享:有座的关键在车停时你站的位置,越靠近车门越保险;要想站的位置好,就得观察进站车的来速,判断车可能停的位置,类似打篮球时抢篮板球;一旦上了车,直奔离你最近的位置,千万不要再挑座位的正反和阳光的朝向,因为离你远的座位极有可能被另一车门上来的人“拿下”,回头时原来的“近座”又被后来上车的人占住,很容易西瓜没捡着,连芝麻也丢掉。以下这句总结我准备在退休后作为与儿孙训话的开场白:“挤车久了,很能增强人不受外界因素和小小挫折的干扰,培养短时间内发现目标,接近目标的能力。”因为这时候你高度专注于目标,上车有人撞你一下,手脚磕一下你根本不会在意,而且也绝不会影响接近目标的信心。有一次我上车时突觉眼前一花,原来是眼镜给人一肘打掉,我的第一反映不是找眼镜,而是直扑座位,然后用书包占座,回头再找眼镜,好家伙!眼镜就躺在车轱辘底下,居然没坏。

    也奇怪了,以前八达岭高速公路没修的时候,这条线上的人就非常之多,现在高速公路通了,也没带来好日子,人更多,车更挤。人多的原因,有“专家”认为高速通了以后郊区经济有大发展,流动人口就多,而且原来很多家居昌平的人可以方便地到北京城里上班,四九城的居民也有很多在京郊 的高科技企业里任职,故而人多,这恐怕是最有说服力的说法。也不能太埋怨公交部门,据说在德胜门345总站,据说公交车的数量已比原来翻了一倍多,而且20分钟一班车已调整到6、7分钟一班车,但排队者经常在100米以上(此数据绝无夸张之成份)。因此高速修好后我就基本没排个队,要么上车就走,要么几人合伙打一辆车回昌平(这种方式是否也算北京独特的一景?尚未考证。其实这种乘车法在国外很常见,比如新加坡),一个人十块钱,晚上特晚或周末有时最多涨到二十块钱,很划算。

    由于集体打车方式的出现,如不是特殊情况赶时间,这两年已很少挤车。算起来,最难的是95到98年在机关工作的三年。因为按时上下班是机关工作基本要求,基本上每天6点就已经在车上,晚上回到家已是7点开外万家灯火,真正是披星戴月,两头不见太阳。但回头一想,如此艰苦前行的生活也很有所得:因知路途之艰难,故珍惜每一分拥有;以后每一次坎坷的跋涉,就少了些有累的感觉;如此多的人群一起挤车,故学会忍让,学得体谅;漫长的等待容易让人焦躁,习惯了以后也会教人以平和。都在挤车,相互之间其实真没什么可抱怨的。更何况,漫长的路前方,总有到站的轻松和愉悦。

来源:中国广播网    责编:王薇      

更多...编辑部的故事

罗厚

   有幸赶上广播复兴的历史机遇期,自当奋力前行,守好几代广播前辈辛苦打造的《报摘》。

姜宝红

   我永远戴着帽子,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优点只有工作叫真。

新闻和报纸摘要合作媒体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电话:63909788 63909799 传真: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备05065762号